第八十六章 陛下,臣妾知错9

文 / 三里烟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就在他心中满腹疑惑惊异之际,一道好听的声音在一旁突然响起,他浑身瞬间便是变得极为僵硬,这道声音的主人他就算是上穷碧落下黄泉断然也不会忘记,爱之深恨之切之人最是刻骨铭心。《+棋+子+小+说+网 ωωω.qiZi.Lα更多更全》

    “醒了…”独属于她那种清冷平淡的语气,陈尘心中带着惊颤与不可置信的扭头顺着声音望去…

    不远处…半敞开的窗口有阳光顺着顷洒进来,那在梦中随着大火付之一炬的女子此刻正墨发蓝裙恬静安然的俏立于窗边…她素手执一卷古籍,神情投入。

    并没有转头看他就像是刚刚开口言语的并非是她,缥缈虚幻的像是随时可能消失…还是那般可触不可及~

    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可她的脸上却是没什么多余的表情,清冷的宛若嫡仙般不容亵渎,一袭水蓝色裙装包裹盈盈纤腰,三千青丝被一只清雅简素的桃木簪轻巧挽了个玲珑发髻。

    细眉若拟远山之黛,薄唇为染秋日之枫,明眸堪比弱翦秋水,身姿袅袅而娉婷不媚。

    虽然这抹身影容貌出现在梦中的次数早已多到数不清楚,但是如今再次见到…仅一眼而已却是依旧改不掉那种莫名的心悸喜悦。

    他已经被她惊艳过无数次,即便那人永远清冷如冰…可他还是依旧痴心不改。

    每一次见到都让他觉得如此佳人只应天上有…并非仅因外貌亦是性格使然!

    他心中微涩嘴角也带上苦笑的自嘲…没办法,莫筱于他而言就宛如是那渗入骨髓之中的剧毒,早就已经与之相融分离不出…抵抗,也永远都是徒劳无功的无用之举罢了。

    他站在岸前,目光直直的看向莫筱的侧脸,微微愣神如此自苦的想着…

    许是因为久久没有得到他的回应,莫筱扭头看了过来恰巧便与他目光相对,那一瞬间他感觉脑海之中有什么东西突然炸开…然后不断有着画面在脑海之中涌现、消失、重复…

    凭空出现的信息量极大,因为事情发生的突然竟让他脚步发软一时晃了晃身形,若不是因为及时扶住了一旁的桌脊恐怕就会摔倒在地了。

    莫筱骤然把书放下,下意识的急急上前几步而后又生生顿住,她的声音中带着几许担忧:“你…没事吧。”

    抬手捂住极痛的额头,他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无事。

    脑海中的疼痛已经悄然散去,一幕一幕的场景在他脑中如同走马灯般不断闪现。

    那些场景中极多都是与他之前经历过的极为相似并无什么异常,唯独…莫筱变化了许多……

    脑中正思索消化着,莫筱的已经恢复平静,她坐回软塌再次捧起刚刚被不温柔丢下的书籍,伸手温柔细致的轻轻抚平上面不小心折出的书角后方才开口:“没事就好,桌上放着刚刚德福送进来的茶点。”

    话语一顿她的目光这才从书上移开半分…抬头看他一眼,而后又继续专注于手中的书籍,只不过清冷的声音却说着意寓模糊的关心的话语,让陈尘竟莫名的觉察出她眼底深处一闪而过的别扭及不自然;“你稍微吃些再继续处理你那些事情吧。”

    而后归为平静的声音淡淡的补充解释道:“龙体为重。”

    安静的空间中…他好像听到她轻笑了一声,似是带着嘲讽以及无尽的苍凉。

    ……

    陈尘点头应好,依言吃过几块点心过后在她目光看不到的地方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前世,南方发生洪涝他衣不解带的熬了数夜,不肯停息的处理着桌岸上堆积的一本本奏折,而她…从未出现。

    可是如今脑海中涌现的记忆却又存在的异常清晰明了:那夜思念之情甚浓令得他无心办公,纠结再三最终还是选择再一次做了那梁上君子…本是打算只悄悄看上一眼便离开,可无意之中却是窥得心爱女子沐浴场景,他身体发僵压根控制不住的挪不开视线。

    他真像是个贼人,小心翼翼的偷窥,因为做贼心虚故而骤而响起的一声怒喝几欲将他吓得从屋顶掉落。

    ……

    至今脑海之中都偶尔浮现出女子白皙胜雪的肌肤之上染上绯红之色的动人美景,以及在发现自己窥探后脸上略微娇羞与媚人的嗔怪。消散了清冷的她,简直娇媚入骨……

    那是他第一次窥得她真实情绪,不再是以往的那种清冷平淡,而是带着在她身上极少有过的生机灵动…

    她难得的动怒,脸颊上不知是被气的还是羞的带着一层薄薄的绯色红霞,自己被勒令在室外等待,而她…则是旁若无人的继续泡澡沐浴,那时他与她的距离不过是一纸屏风之隔,那是从未有过的接近与亲密…

    女子曼妙的身姿通过烛光的折射在屏风上若隐若现勾人眼球,如坐针毡辗转难熬是他那时唯一的感官~可心底深处的那抹希冀悸动为何总是要存在的那般明显,根本不容人忽视。

    ……

    那晚的她不再面色清冷如霜的拒人千里之外,许是因为关心则乱,沐浴过后披衣走去他下意识去看然后皱起了眉毛~

    他知她自幼体弱多病…故而见她沐浴后赤脚走出,发丝未擦的那一瞬间,陈尘完全忘记了自己被抓到后该有的窘迫尴尬,带着不管不顾的意味将她抱起,幸而她那时被陈尘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的微怔故而并没有反抗。

    他将她柔软的娇躯半拥进胸膛用锦帕极尽温柔的为其擦拭秀发,被她身上清淡的冷香围绕,所有疲倦烦恼便都也随之消散了一空。

    那晚的收获似乎格外的多…他甚至品尝到了她亲手做的人间美味,甚至…还能被允许在那张她日夜熟睡的床榻上小憩…夜会很长,梦也很甜!若能一直如此那他宁愿不要醒来。

    ……

    次日他早早醒来将脑袋深深埋进被褥之中,她身上的味道便萦绕鼻翼…辗转反侧着不愿意起来,最终还是带着万分眷恋亲手整理好她的床榻……

    他认为那是唯一也是最后一次的特殊…却未料到后面还会有那么多的惊喜!

    那日他在御书房中提笔愣神,她的音容笑貌不断在脑海中浮现扰乱心绪,人类总是这样自私贪婪,你看…他在得到一次的给予后又止不住的渴望获取更多。

    她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旁,微怔过后便是欣喜若狂。

    当她写出的治水良策奉于自己手中,他竟可笑的认为那是她对自己的关怀。

    他先被宣纸上娟秀的字迹,就在这叫御书房内的某个柜子里有不少写着与这字迹相同的纸页,那是他的手下从她书房内‘取’来的。

    他细细品读写好的计策,不得不感叹她的惊艳绝绝,她若是男子必定是不世之才,又不知会惹得多少京城之中的闺阁女子芳心暗许。

    ……

    那天他第一次只是与她没有繁琐礼制没有众臣恭维,只是他们两个人单纯的在同一张桌上用膳,她虽未说但他却发现她的皱眉不悦,随后每日的餐饮膳食他都格外注意,不按规制的铺张,做的尽是些她爱吃的饭菜,虽然…并不知他还会不会有再次二人同坐用膳的机会。

    上天似乎对他格外眷顾,那日之后御书房中便不再难发现她的身影…她日日都会过来与他探讨,更多的时候是坐于窗边安静翻阅生涩深奥的古籍,以一种陪伴的姿态待在一旁……

    脑海之中的一幕幕,不可忽视那是事实,她好像变了…变得冷而不冰,变得身上沾染上了人间烟火,不再是只能远远地观望永远不能拥有…他对于她的改变欣喜若狂。

    前世今生的记忆大致相同不同之处却足以在他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但若是有些与前世相同的地方,哪怕再来一次就足够让他如坠冰窖…

    就好比…她入宫为妃依旧还是她生命中的一场豪赌,结局是输…她喜欢的还是让她一见钟情的自己的胞弟…洞房花烛之夜她虽平静如潭水眼中还是溢满悲哀…他们至今仍未圆房。

    或许不久的将来,皇弟大婚之夜她一醉方休自己心疼如斯,然后他们再次度过旖旎的一夜**,再然后她恨自己入骨,一杯毒酒、一场大火同归于尽。

    两世的记忆在脑海中不断纠缠重叠,惹得他头痛欲裂…她邀他亭中相谈,他满怀欣喜激动的赶来赴约最终却见她一双玉手递来一杯清香毒酒;夜探凤栖宫,如纱月色之下她温婉柔顺的被他半拥入怀;她眼中弥漫蕴含的清冷拒绝;她嘴角含笑的抽出自己手中的奏折淡然提醒休息用膳;她冷漠如冰;她淡然温婉……

    是她…都是她,脑海之中全部是她……

    (→_→额…写到最后一个段落时~脑海之中突然涌现哪吒闹海的主题曲…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的英雄小哪吒。←_←)(快穿女配追夫路漫漫../41/41733/)-- ( 快穿女配追夫路漫漫 http://www.qizi.la/100/10087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棋子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izi.la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