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陛下,臣妾知错13

文 / 三里烟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流萤满是愉悦的清亮嗓音直接传进了屋子里正沉默对峙的二人耳畔,“娘娘,我刚从前院过来,你可不知道咱们家老爷被陛下给灌的那是一个酩酊大醉,我可从来没见过有有谁能将老爷给喝趴下,就连熬了醒酒药都……”她欢欢喜喜推门进了房间,在看到其中情形时简直恨不得扇自己几个耳光然后再自剜双目,自然她的后半句话也是噎在喉中没有说出口来。

    那张原本布满了喜意的清秀脸蛋瞬间变成了惊恐无措的模样,“娘娘,对不起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您继续,继续…”她慌忙开口不住的道歉,同时还伸手遮住了眼睛缓缓向后退,期间意料之中的狠狠撞在门柱上几次,她急得满头大汗折腾了许久方才磕磕绊绊的走出两人的视线。

    等到自己的脚步已经成功的退了出去,她还不忘贴心的为莫筱他们关上被她推的大开的屋门,等到一系列的事情做完之后她方才重重松了一口气,腿脚发软的倚在墙壁上安抚自己那颗受了极大惊吓的小心脏。

    脑海之中不由浮现出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一幕画面,脸红心跳的同时更是懊恼起来,自己平常不守规矩惯了刚刚竟然也忘记敲门便直接推门闯了进去,差点就生生误了娘娘的大好喜事…

    陛下胸前的衣襟已经被粗鲁的扯掉了一块坦露着精壮的胸膛,而娘娘手中拿着的东西分明就是陛下胸前少了的那块布料……这显然就是分分钟就要霸王硬上弓的节奏啊,流萤欲哭无泪她是罪人…她有罪啊!

    不过在懊恼自责的同时她竟然还在心中各种刷屏v吐槽,相处这么久她竟然没有发现:虽然自家主子平日里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是实则她的内心竟然火热到了如此地步。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呸呸呸,真是蠢成猪了怎么能用这种词来形容她家冰清玉洁的主子呢。

    流萤真的是人生当中第一次如此清晰深刻的理解到了‘外冷内热’这个词的含义。

    用力晃了晃脑袋,她还是快点去告诉清月这个时候可千万别让人不长眼的跑来墨竹阁,以防打扰娘娘的好事…要知道这可是事关主子终生幸福的大事啊!

    经过流萤这么一闹,屋内的气氛瞬间翻转了个,哪里还有半点方才的紧张氛围…变得尴尬又暧昧了起来。

    想起刚刚流萤的表现,莫筱感觉自己头痛的厉害,那副模样肯定是误会了,哦~我这高冷的形象啊,难道真的要一去不复返了吗?误会就误会吧,高冷形象今后还是需要尽力维持的…

    思绪回笼暗自瞟了眼两人如今的状态,莫筱老脸一红这种情况还真的是挺容易让人瞎想的啊!有些尴尬的放下她手中那块从陈尘胸前扯下来的布料,看到他□□在外的蜜色肌肤,想了想还是伸出手帮他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襟。『推荐百度/棋-子*小/说/网阅读』

    陈尘也是有些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下来,如今他是如何也恢复不了刚刚那副冷着脸的凶狠模样。

    屋内陷入一阵良久的沉默…

    莫筱看了他一眼,手指缠绕起青丝把玩并不开口说话。

    现在应该怎么办?陈尘有些纠结为难。难不成要继续掐莫筱脖子逼供?那还不如直接掐他自己来的痛快…过了好一会他也只能干巴巴的开口询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嗯?”纷飞的思绪被陡然惊醒她骤然抬头看着陈尘手指与发丝缠绕一不小心扯痛头皮,“什么?”暗自思索今后攻略方法的莫筱一时间有些跟不上他跳跃性的思维。

    “额…就是你怎么知道我胸口那有疤的事情。”见莫筱的疑惑样子,没办法他只有微红着脸低声开口解释。

    “哦,这个啊!”莫筱先是了然的应了一声,而后对于这个堪称白痴的问题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前所未见的可爱动作让她多了一丝灵动的活力,同时她骤然展现的娇嗔之色也成功的让陈尘看愣了神。

    伸手揉了揉被扯痛的那块头皮,她语气带着对以往回忆的好笑。“还不知道是谁小时候因为抢着要去帮我摘花,结果却跑的太急磕倒在某快石头上了,我还因此挨了骂。”她斜瞥了满脸讪讪之色的陈尘一眼,开口反问了一句,“你说我是怎么知道的呢!”

    被她一袭话说的面色通红,这时陈尘身上的酒意也已经解了大半。

    “可是你……”他此刻身上的那种酷炫邪魅狂霸**炸天的气质早就已经退散一空,眼睛想看又不敢看莫筱,就连说的话也是吞吞吐吐,这扭捏的模样简直像极了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般,稚嫩羞涩的不得了……

    见他这副别扭的可爱模样莫筱反而来了兴致,也不再急着去思索今后的攻略步骤以免自己这次任务失败工作量加巨,反而悠闲惬意的坐到一旁的太师椅上,朝陈尘勾了勾食指果然对方立刻就乖乖的跟了过来。

    话说这样好像被人当做宠物一样使唤哎!陈尘在心里委屈的吐槽,却又碍于刚刚惹得莫筱不开心实在不敢明目张胆的说出来。

    她伸手执起桌上的紫砂壶熟练的给自己和陈尘分别沏了一杯热气氤氲的茶水。等她将茶壶放下之后方才懒懒的抬眸看向一脸尴尬之色的陈尘,轻笑着询问:“说说看…我怎么了?”

    “呐…你,你…”他口中的话吞吞吐吐,不着痕迹的用眼角的余光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正双手托腮看他,脸上浅笑盈盈的莫筱。

    果然面对莫筱总是帅不过三秒的他之前借着酒意激发的霸道帝王攻的气势瞬间弱回了那种惹人怜爱的无助小受模样。

    他低垂着眼眸似乎有些难为情,就连声音也是轻的几不可闻,若非莫筱一直注意着他所说的话否则还真的会错过了他的回答。

    “你最近变了许多,对我,突然好了…”话说完原本就低着的脑袋再一次向胸口处埋了埋,压根不敢与莫筱对视。

    听到这种回答,莫筱真的想要仰天怒吼:原主你之前对待我家陈尘究竟是丧心病狂到了何种地步啊,以至于让他缺爱到了这种地步,她不过就是稍稍对他和颜悦色了一点点他就已经惶恐不安各种怀疑揣测。还险些就导致了她的任务失败…

    吐槽归吐槽,听到陈尘如此出乎意料的回答莫筱此刻最想做的其实还是想把他搂进怀里,温声细语的好生一番安慰关怀。

    但是她不敢…特么的万一真的么做了陈尘肯定更加不信自己就是原主,那么最终的结果是不是就该直接把自己给掐死得了…她有些后怕的打了个冷颤,脖子被人掐着呼吸困难的感觉这辈子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莫筱的目光有些微妙…虽然依旧还是那副面瘫的样子,可陈尘偏生就是从她的眼神中感觉到了。

    “就因为这个?”似是因为不解故而她开口问道。

    “嗯…”他能做的也就只有弱弱点头回答了。

    果不其然她的话语之中满是无奈…

    “你究竟是想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坐在椅子上的她抬手无力扶额,声音之中尽是些无奈的意味。

    她侧了侧头目光看向耷拉着脑袋乖乖站在一旁浑身气势萎靡,活像只被主人训斥故而垂着耳朵的可怜兔子样的陈尘,尽管就是因为他那贱兮兮的一句问话差点让自己险些就任务失败,然后被送到流放世界那个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地方的界面。

    但是看到他这副模样莫筱的心就柔软了下来,愣是生不起半点脾气。

    手指不安的绞动,他紧抿着唇。“我错了…”像个被家长狠狠训斥了的小孩一般,他瘪着嘴满脸委屈的低头认错。

    伸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而后又抚了抚自己此刻还隐约有些痛楚的脖颈,这个笨蛋还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用的力道可还真不小啊…

    在心中暗暗抱怨过后…她又看了看脸上写满了‘视死如归’等待发落的陈尘,只能再一次的溢出叹息,而后摆了摆手像是无奈至极说道,“算了,谁让我欠了你的呢。”

    听到她这句话正委屈作小媳妇状的陈尘猛然抬头,目光炯炯有神其中夹杂着复杂而又隐含期待的情绪“你这是什么意思?”

    低头饮了一口杯中已经变得温热的茶水,她半是认真又像在开玩笑的笑开了眉眼轻声回答:“意思就是啊…我和你是前世的冤家,因为欠下了你的债故而老天安排我今生来还呢。”

    陈尘的双眸猛然睁大,愕然之色难以掩饰‘前世冤家’‘欠了自己’‘今生来还’这一个个字眼蕴含的信息量却是极为庞大,一时间竟让他没办法接收消化,被心中骤然升起的那个想法惊的出神。

    难道…她并不是换了个灵魂,而是也重生回了前世来弥补欠下自己的情债…

    那么,这一世她只会是自己的?(快穿女配追夫路漫漫../41/41733/)-- ( 快穿女配追夫路漫漫 http://www.qizi.la/100/10087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棋子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izi.la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