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网 www.qizi.la

《安厦暗杀者》安厦火爆新书_安厦暗杀者(安厦)最新热门小说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书生本色写的《大佬她明明超强却过分沙雕》,主角是安厦。主要讲述了:【缺德戏精少女×腹黑醋王男主】 【扮猪吃虎,爽文甜宠1v1双洁,强强联手】 异能面世三个月,普通人的价值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安厦高考中状元没激起水花,表姐觉醒异能却备受关注。 庆功宴上,亲戚踩一捧一:会读几个书有什么用,人还是得看命! 表姐姿态高傲:表妹,你好好读书,以后毕了业打工也是一条出路。 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都说表姐就是那凤凰蛋,一朝破壳成凤凰,安厦就是那对照的老鼠,一辈子只能在地上转悠。 只是,安厦好奇道:“表姐,你不喜欢打工?” 表姐嗤笑:“表妹,那种低人一等的工作,我做不太合适。” 原来如此,安厦点点头,拿起手机发送:我表姐不喜欢打工,异能局的复试名额留给其他人吧。 落款:异能者协会总考官,安厦。…

《主角暗杀者》精彩章节试读

冬天到了,站在街头轻轻哈一口气,便有白色的雾气在空气里翻腾。

路上的人形色匆匆,缩着脖子看不清表情,远处的风景则隐在雾霾之中,白茫茫一片。

安厦收回目光,左手从衣兜里取出了两块钱。

12路公交到了。

回到家已是天黑,她带上露五指的手套,拿出钥匙开了门。

“妈,我回来啦!”

屋里的两人同时抬起头,惊讶地朝门口看去。

“咦,二姨也在。”安厦看到许久不见的二姨,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安妈妈过来帮她取下书包:“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上晚自习吗?”

二姨徐兰也跟着问:“是啊怎么现在回来,不会是在学校出什么事了吧。”

安厦点头:“学校有点事,给我们放了三天假。”

“这时候能有什么事啊,你们都高三了,不抓紧时间学习,明年高考考不上咋办!”

徐兰表面上说着可惜,眼里却有些幸灾乐祸:“夏夏啊,你不是逃学回来的吧?你看你妈妈这么辛苦,供你上学可不容易……”

一听这话,安妈妈也追问道:“夏夏,快跟妈妈说到底怎么了,今天才星期四,你怎么就放假了呢?”

安厦无奈:“妈,真的没事。学校的事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说有一栋教学楼要塌了,怕有安全隐患,学校就给我们放假了。”

“嚯,你们一中还有安全隐患呢,看来也不怎么样嘛,”徐兰瘪了瘪嘴,扬起眉毛对安妈妈说,“小妹你当初就该听我的,送夏夏去优优那个学校,别的不说,那教学楼是真好啊,学校也大!”

“再说了,像夏夏这样死读书也不好,你看我家优优,脑子活泛又机灵,这不,就被他们学校领导看中了。”

“要不我让优优跟她领导说说,把夏夏转去她们班,说不定也能保送呢?”

徐兰说着,脸上有一股莫名的高傲与得意。

“咱们家哪有那个钱,安城私立的学费可不便宜,”安妈妈叹了一口气,推着安厦往卧室走,“赶紧回房间,妈妈给你收拾下床铺。”

进了房间,安厦转身,见安妈妈已经关好了门,低声问:“妈,二姨怎么来了。”

安妈妈感慨道:“优优被他们校领导推荐保送明大了,前些天进了什么保送生集训营,你二姨一个人在家无聊,来我们这儿住两天。”

安厦有些惊讶,明大全名明华大学,全国综合实力排名第一,她记得罗优的成绩好像不怎么样啊,竟然能被保送?

怪不得二姨放着大别墅不住,特意跑过来炫耀。

“夏夏,妈妈不求你多有出息,只求你平平安安,不要像你哥哥……”安妈妈说着有些哽咽,“算了,不说这些了。”

“妈~”安厦抱了抱安妈妈,心里同样感到难受。

她的哥哥安皓,今年从明大毕业后突然失踪,隔了两个月才被警察找到,身体多处骨折,陷入长期昏迷,现在还在首都医院治疗。

从那之后,安爸爸就申请调去了首都,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哥哥,妈妈留在安城照顾她。

想起温暖又阳光的哥哥,母女俩不免叹气。

说完话,安妈妈出去准备晚饭,安厦静坐一会儿,起身反锁了门。

她来到书桌前,打开台灯,取下了手套。

白皙如玉的手背上,三条黑红色的伤疤从虎口划至手腕处,狰狞无比。

然而安厦却有些不安。

下午受的伤,只过不到四个小时就愈合到这种程度,哪怕她不是医生,也知道这不正常。

书包里买的药和棉签都用不上了。

安厦回想起在学校碰到的黑色大狗,皱紧了眉头。

要么是那狗子有古怪,要么是她精神有问题,总之这件事多多少少有些不对劲。

当然,最不对劲的还是学校突然宣布放假,理由居然是教学楼要塌了,谁信?

况且,就算教学楼真要塌,哪个学校遇到这种事不是捂得死紧?偏偏一中不在意到处说。

除非,有一件事比教学楼坍塌更严重,所以用这个理由遮掩。

会跟那只抓伤她的黑色大狗有关系吗,安厦不禁陷入沉思。

第二天,安厦吃完早饭,撒谎说要去图书馆找资料,成功让安妈妈放了行。

到图书馆打了个卡拍照发给妈妈后,她立刻合上书转道去了学校。

虽然说,学校给他们放假了,但也没说放假期间不能返校吧?

跟许多学校一样,一中也有一个“狗洞”,这是大家的戏称,其实只是一个栏杆断掉的缝隙,挤一挤就能进去,是学生之间公开的秘密。

安厦在校门口晃了一圈,发现不让进后就果断的钻了“狗洞”,从小树林进了学校,一边走一边回忆。

昨天她去上厕所,结果被黑狗抓伤,当时伤口深可见骨,却又以极快的速度愈合,她捂着手背回到教室,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因此没有声张。

后来学校宣布放假,她怕回到家妈妈担心,就干脆没说。

现在想想,要是那条大狗子是一条疯狗,她岂不是错过了打狂犬疫苗的最佳时间?

安厦突然有些后悔。

不知不觉中,她走到了昨天受伤的地方,高三教学楼东边的独立女厕。

她记得,那条狗是从窗户蹿进来的,它的身体特别瘦长,四条腿也比普通的狗长很多,浑身毛发乌黑亮丽,就是太黑了,都看不清眼珠子在哪里。

安厦还蛮喜欢黑色的小动物的,黑猫黑狗是她的最爱,可这大狗子明显不友好,刚一照面就给了她一爪子,要不是她反应快拿手挡了一下,她的脸就该破相了。

抓伤她后,大狗哀嚎一声,又从窗户跳了出去,等安厦反应过来时,它已经消失不见了。

厕所后就是一片小树林,难道是藏树林里去了?

安厦扒着窗台往外看,视线里却突然闯入一个眼熟的人。

罗优?

二姨不是说她去那什么保送生训练营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看她手里还捧着个奇奇怪怪的仪器,安厦越发疑惑了。

2.

罗优摆弄了一会儿仪器,突然看向女厕,神情激动地朝对讲机里喊:“报告队长,我检测到了异常能量波动!”

“收到,站着别动,马上过来。”对讲机里传出一阵声音。

一会儿后,三男一女从树林里钻出来,站到了罗优身边。

居然有这么多人,安厦一惊,蹲下身退到了墙角。

上天保佑他们千万别过来!

偏偏怕什么来什么,门外很快响起了几人的脚步声。

“能量成像显示的红点就在里面!”是罗优的声音。

“罗优,你就在这儿等着,其他人,跟我进去看看。”一个男人命令道。

安厦一颗心提了起来。

“出来。”

脚步声越来越近。

“我已经看到你了。”

安厦腾的一下站起来,朝着窗口奔去,双手扒住窗框抬脚往上一蹬——

尴尬,没登上去。

更尴尬的是,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脚踝。

安厦低头,对上男人严肃的脸,大眼睛眨了眨。

看清她模样的男人一愣,缓缓松开了手,还是个小孩儿呢,怪了,这小丫头怎么长得这么可爱,看得他有些负罪感。

罗优急匆匆跑进来,看到安厦脸色一沉:“怎么是你!”

“你们认识?”男人疑惑地看向罗优。

“认识,她就是个普通人,在这儿上学,”向其他人解释了一句,罗优脸色发黑地看向安厦,“下来!”

安厦早就支撑不住了,松开手跳下去,甩了甩手腕,一脸探究地看向众人。

罗优上前挡住她的视线,质问道:“学校已经封校了,你进来干嘛?”

“我回来看看啊,”安厦实话实说,“不行吗。”

“没事找事,”罗优厌恶地看了她一眼,转身问那名男子,“队长,怎么办?”

被称作队长的男人约莫二十五岁左右,长相清秀,他用下巴点了点安厦:“说说,小丫头,你是怎么进来的。”

安厦疑惑地抬头:“走进来的啊。”

队长眯了眯眼:“学校已经张开了结界,你怎么走进来的,只要你老实交代,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其他人顿时怀疑地看向她,右手摸向了腰间。

安厦这才看到他们腰间别着的黑色手枪,眼皮猛地一跳。

居然每个人都配了一把枪,罗优这是加入了什么恐怖组织吗?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立刻举起双手:“真没人帮我,我是从学校后面小树林的狗洞钻进来的,我们体育课经常从那儿钻出去买零食,同学都知道!”

罗优神情古怪,没想到安厦一个“天才儿童”,居然会钻狗洞买零食!

“带路,过去看看。”队长道。

“好吧……”安厦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他们一遍,三男两女,除了罗优,个个看起来都不好惹,有点麻烦了。

十来分钟后,安厦带他们来到了小树林:“喏,就是这里了。”

几人四下里看了看,一名队员走到围墙边,检查了一边栏杆,似乎松了一口气,回头对大家说:“结界没问题。”

“你骗我们。”一名队员看向安厦,目光不善。

“我没有,”安厦瞪大眼睛,指着狗洞,“那么大的洞你们看不见?”

队长皱了皱眉,转头道:“把她铐起来,送去审查局。”

“喂,你们听不懂人话眼睛也瞎了吗!”安厦怒了。

一杆枪顶住了她的后背:“再乱喊就毙了你。”

半小时后,安厦喜提手铐与冷板凳,坐到了讯问室里。

一个神情冷漠的中年人坐在她的对面,旁边还有一个温柔美丽的女记录员。

透过门缝,她还看到了罗优,不过很快她也被人叫走了。

“姓名。”询问官敲了敲桌子。

安厦回神,怀疑地看着他:“你们这是正规机关吗?”

“什么?”询问官一愣,随即脸一黑,“请回答,姓名!”

“你们抓我是合法的吗?”安厦认真地问,“能给我看看你们的证件吗,否则我拒绝回答。”

隔着一层单向透视玻璃,文博远一口咖啡喷了出来:“这小丫头有点牙尖嘴利啊!”

方涛点头:“是有点,刚刚差点把白远气得动手了。”

另一边,询问官给油盐不进的安厦出示了证件。

安厦看到证件上“国家安全局”几个大字终于老实了,并拢膝盖:“您问,您问,我知无不言。”

“姓名。”

谁知道他的证件是不是伪造的,安厦眼珠子一转:“罗厦。”

“年龄。”

“18。”

……

“为什么突然去学校?”

“学校突然放假,觉得好奇,想去看看。”

听到这儿,文博远直接给气笑了,没一句真话,他放下咖啡:“这么问下去可没什么用,还是我去吧。”

十几秒后,安厦的询问官换成了一位戴眼镜的斯文大叔,之前的询问官则站在他身后。

不得了,好像来了什么大人物,她端正了一下坐姿。

“罗厦,刚取的名字?你这丫头胆子挺大。”

这位询问官看起来笑眯眯的,一开口却让人知道他不好惹。

只见他在电脑上拨弄了几下,念道:“安厦,十五岁,就读于安城第一中学,父亲安国,母亲徐竹,家住红旗东路十字街——”

“别念了,”安厦打断他,烦躁地说,“不用威胁我,你想问什么,我说。”

“好,”文博远笑了笑,眼睛忽然变得幽深,“那就说说,你今天为什么去学校吧。”

安厦盯着他幽蓝的双眼:“昨天下午在学校厕所看到一个黑影,不知道是什么,今天想再看看。”

文博远敛了笑意:“什么样的黑影。”

“有点像是一条狗,很大,太黑了没看清楚。”

“你接触它了吗?”

“……没有。”

“之后有感觉身体出现异常吗?”

“没有。”

“最后一个问题,你怎么进的学校?”

“从破洞钻进去的。”

文博远揉了揉眉心,疲惫道:“可以了,给她做记忆清洗吧。”

中年人点点头,女记录员走到安厦身前,将手伸到了她头上,手心亮起了一抹绿光。

文博远起身回到隔壁,对方涛道:“小姑娘没什么问题,就是好奇心有些重,至于检测到的异常波动……可能是异形生物的能量残留。”

“那结界怎么解释?”方涛问,“她能随意进出审查长布下的结界。”

“难道她有异能?”文博远皱了皱眉,吩咐秘书,“小周,你待会儿让赵心给她做个检查。”

罗优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这句话,眼底顿时暗了下去。

“罗优?”方涛看到她站在门外,招手道,“先进来吧,找我有事?”

周秘书听到名字,好奇地看过去:“这就是你们组新收的预备队员?十八岁的橙级攻击异能,不错啊方队长,从哪儿拐来的好苗子。”

方涛得意地笑了笑:“运气好,捡到了。”

他说完,对文博远眨了一下眼,能收到这么好的苗子,还多亏了文副部长。

罗优听到里面的人打趣,嘴角勾了勾,抬起头却神情担忧道:“队长,安厦不会有事吧?她其实是我表妹,在家被宠坏了,有些娇纵,但她没坏心的,要是真有什么那也肯定是受到了坏人的蛊惑,查清楚后能不能早点送她回家?”

“你放心,”方涛安慰道,“等结果出来了肯定送她回去,不会有事的。”

“谢谢队长。”罗优低下头,心里又沉了几分。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1. 书中的人物鲜明,让人感觉跟他们活在同一片天空下。

    书友501
  2. 每页都给我惊喜,惊到我没法寝食。

    书友500
  3. 作者在情节的安排和人物的刻画上进一步深化了阅读的思考层次,让读者获得了底层的凝聚力。

    书友499
  4. 作者用心之笔,为读者勾勒出一幅幅美丽的画卷。

    书友498
  5. 故事的结构精准,让读者能够轻松理解和接受故事的发展。

    书友49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