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网 www.qizi.la

鉴宝佳婿女神对我穷追不舍(陆天擎俞纯馨)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鉴宝佳婿女神对我穷追不舍)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鉴宝佳婿:女神对我穷追不舍》,主角是陆天擎俞纯馨,主要讲述了:鉴宝➕辨气➕除阴➕风水➕高手下山】陆天擎遵从师父安排下山,成为俞家植物人大小姐的上门夫婿,所有人看不起他,直到有一天,俞家人发现他竟然是…… 陆天擎摊牌了,不装了,全家族震惊当场!…

《鉴宝佳婿女神对我穷追不舍》精彩章节试读

滨城市郊,俞家别墅被笼罩在月影之中。

阳台上,一个男人站在床边,伸出手来,轻轻地握住了床上那个女人的脚。

女人没有任何反应,她只穿着一件淡粉色的睡裙,月光勾勒着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

只见男人的手缓缓向上……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房门被突然撞开,一个女人双手叉腰瞪着眼睛怒视着男人。

“陆天擎!你怎么还在这儿赖着不走!”

男人叫陆天擎,是俞家的女婿,躺在床上的女人,是他的妻子俞纯馨,已经昏迷了三年。

而这个贸然闯入的女人,是俞纯馨的表姐,俞美娇。

俞美娇好像个泼妇一样,两步进来,伸出一根手指,不客气地戳着陆天擎的脑袋。

“你个窝囊废,明天就要和我们纯馨离婚了!难道离开我们家就没地方去了吗?最后一天还要赖着不走!”

类似的话,在这三年里,陆天擎已经听得不厌其烦,平日里只是左耳进右耳出,不过今天他心中却冷笑一声。

这个泼妇想要霸占俞家的家产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看来是一天都等不了了——明天,俞纯馨会不会醒来,就能见分晓了。

陆天擎没搭理俞美娇,轻轻地揉搓着俞纯馨的小腿。

对于这具身体,他已经细心照顾了三年,早就好像左手摸右手。

更何况,陆天擎之所以留在俞家,也不是为了俞纯馨。

陆天擎身为滨城鉴宝一行首屈一指的名家北贺堂未来的继承人,三年前,师父陆雨舟交代给陆天擎一项任务,答应他只要完成这项任务,就会将北贺堂彻底交手与他。

没想到……这坑爹的任务,就是和俞纯馨领证结婚——俞纯馨在一场车祸中昏迷不醒,只有让陆天擎以他的纯阳之体帮俞纯馨泄掉她身上的煞气,连续三年,方可让俞纯馨醒过来。

要不是为了能够继承北贺堂,陆天擎才不来当什么坑爹女婿。

这会儿,俞美娇还在聒噪不止。

“那个什么狗屁高人说我妹妹明天就能醒过来,我看啊,也是胡说八道!一点儿要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嘛!”

俞美娇说着,伸手就要去戳俞纯馨。

看着她那肥硕的指头,陆天擎想都不想,一把甩开了俞美娇的手。

“哎呀!你还长本事了!”

俞美娇被推得往后踉跄一步,恼羞成怒地看着陆天擎。

然而……今天的陆天擎看起来,好像和往常那闷声不响的样子判若两人,俞美娇居然从给他眼中看到了一抹凌厉,那目光冷对,俞美娇被吓得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门在那边,自便,”陆天擎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只是低声吐出一句话,“最后一天,别弄得自己颜面无存。”

俞美娇自讨没趣,也感觉到陆天擎浑身散发着一种强悍的气场,嘟囔了两声,这才推门出去。

陆天擎叹了口气,抖了抖被子,在俞纯馨的身边躺下,熟络地攥住了她的手。

枕畔下,两人十指相扣。

陆天擎打量着旁边的俞纯馨。

她的面容清秀,这传说中的滨城第一美女果然名不虚传,只是,她明天到底能不能醒过来,只能听天由命。

只不过……

这些事情可就跟他没关系了。

陆天擎想到这儿,轻松多了,明天他就可以和俞家彻底断了联系,回他的北贺堂,继续他的鉴宝大业!三年过去,也不知道那些兔崽子们给他攒了什么好东西!

陆天擎摩拳擦掌,心满意足地沉沉睡去。

在那睡梦之中,陆天擎没有注意到,枕边人居然动了动,这具沉睡了三年的身体突然翻了个身,玲珑小巧的身子下意识向着陆天擎凑了过去,深深地埋进他的怀里……

俞纯馨并没有彻底醒来,只不过,她的思绪虽然还没清醒,可身体却已经本能地做出反应。

这具身体,已经离不开陆天擎。

清晨天刚亮起,陆天擎半睡半醒,还没睁开眼睛,就因为想到今天要回北贺堂,不禁扬起嘴角。

只是……怀里怎么鼓囊囊的?

还没等他睁眼去看,楼下却突然响起了一阵聒噪的声音,竟然是丧乐?!

陆天擎愣了一下,心中无名火腾地一下窜起来——今天明明是俞纯馨将要醒来的日子,算是她的新生,谁特么在这儿放这么丧气的音乐?陆天擎留在俞家当了三年的窝囊废,今天要离开俞家,总算可以露出他的真面目了,没想到正好赶上了这么一茬儿。

那……对不住,算你倒霉。

陆天擎三步并做两步,刚到楼下,就看到大门口停着一辆漆黑的灵车。

灵车前面是一辆宾利,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正好从车上下来,看起来油头粉面,举手投足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油腻。

然而,看到这灵车,陆家人居然不怒反笑,尤其是老爷子俞山,那嘴角都快裂到耳后根去了,看他那架势,感觉恨不得配合丧乐哼哼两声。

“韩少!你可算来了!稍等片刻,纯馨应该也快醒过来了,咱们先聊聊婚礼的事儿!”

俞山说着,冲着韩伟伸出手,想要跟他握手,谁知韩伟好像没看见一样,鼻孔朝天,绕过俞山,大大咧咧在沙发正中间的主位上翘着二郎腿坐下。

“条件我都已经说完了,收购你们俞家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没有没有,当然没有!”

陆天擎一听,立刻知道了这人是谁。

韩伟,本市建筑行业龙头老大鑫丰集团的太子爷。

本来在三年前,韩伟就放出话去,想娶俞纯馨,但是因为俞纯馨病重,婚事一直耽搁下来,为此,俞山一次次登门跑到韩家委曲求全,为的只是能让韩伟等俞纯馨三年。

俞山的目的,是想借韩家的势力,保住俞家的生意。

而韩伟呢……

陆天擎曾经听人说过,韩伟以前就想追求俞纯馨,,被俞纯馨骂得狗血淋头,因为这事儿,韩伟脸上挂不住,一心想要找回点面子。

后来俞纯馨患病,韩伟和俞山才定下了这门婚事。

韩伟没少在外面吹牛,说是俞山跪着求他,他才勉强答应把这滨城市第一美女娶进门。

看今天这架势,就知道韩伟是想来羞辱俞纯馨的。

想到这儿,陆天擎不禁冷哼一声。

“你家结婚,放的是丧乐?”

韩伟听到这话立刻竖起眉毛,但一看是陆天擎,不禁笑了一声。

“喲,这不是俞家的废物女婿么?多谢你替我伺候我老婆三年,不过你没干什么不该干的事儿吧?”韩伟说着,瞪眼看着俞山,“要是让我发现不是原装的,我可要退货!”

“放心,我没你那么下三滥。”

陆天擎冷冷地吐出这么一句话,韩伟顿时急了,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揪住了陆天擎的领子。

“本来我还想给你点儿面子,让你夹着尾巴走出去,看来你是想滚出去啊!”

2

韩伟说着,已经攥着拳头冲着陆天擎就来了!

陆天擎也没有闪躲,手中暗暗用力。

苟了三年,今天也不能太嚣张,只废他一只手开个张就好了。

正当陆天擎的手冲着韩伟的拳头迎上去的时候,背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住手!不要动他!”

那声音清脆悦耳,在陆天擎脑海中流转盘旋,他突然想到自己以前经手过的无数乐器。

编钟,古磬,千年的青铜铃,却都不如这声音来得曼妙。

陆天擎回过头来,顿时愣住。

他这才想到,虽然同床共枕三年,但他还从来没听过俞纯馨说话,同样……

他也没见过俞纯馨的眼神。

此时见她望着自己,陆天擎差点儿没认出来,感觉她和那个睡美人好像完全判若两人。

只见俞纯馨的目光灵动,瞳仁之中流光溢彩,比陆天擎见过的任何精美的琉璃还要动人。

不过她此时微微咬着嘴唇,眼神看起来有些担忧,还有些愠怒——担忧,是对陆天擎,愠怒则是对韩伟。

俞纯馨三步并做两步,直接来到陆天擎面前,一把将他拽到了自己身后,挡在韩伟面前。

“你想对他做什么?”

本来陆天擎已经开始运气——当年为了跟师父学手艺,陆天擎在这双手上没少下功夫,为了能够训练出双手的敏感精准,寒冬腊月融冰化水、油锅之中探囊取物,尤其是当初学习鉴定青铜器的时候,陆雨舟为了教他如何轻轻一捏就能从青铜器的软硬质感判断出年代,愣是让他学会了以手指碎砖石的本事。

就他这双手,捏碎韩伟的手腕,不在话下。

但是俞纯馨这会儿正紧紧攥着陆天擎的手,他已经运在指尖的力气只好硬生生地憋回去……

陆天擎心中简直哭笑不得,就想骂娘,心说俞纯馨你可真不折不扣是个小妖精!三年都没因为你这么激动,一醒过来就让我硬生生憋回去一股火儿!

陆天擎在俞纯馨那绕指柔中,只好松下了劲儿,越过俞纯馨的肩膀,看着对面的韩伟。

只见韩伟不屑地哼笑一声,打量着俞纯馨,“没想到,躺了三年,还是这么好看,看来我没白等你,今天日子正好,我是来接你结婚去的!”

俞纯馨愣了一下,面颊羞红,“结婚?我为什么要跟你结婚?”

“纯馨!别乱说话!”

俞山连忙将俞纯馨拽到一边。

“是我和韩家商量好了,等你一醒过来,就给你和韩少完婚,”说到这儿,俞山压低了声音,对着俞纯馨使劲儿使眼色,“这三年,咱们家的生意一落千丈,爸爸为了给你治病,心思全都在你身上,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咱们家的生意毁了吗!”

听到这话,俞纯馨的目光黯淡下来。

她咬了咬嘴唇,犹豫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俞纯馨是孝女,这一点,陆天擎很清楚,当初她之所以出车祸,也是为了赶着替俞山去谈生意,只是没想到俞纯馨居然这样愚孝,被俞山这么一句话就给卖了终身。

陆天擎有点儿无语,耸了耸肩膀,也罢,反正他答应陆雨舟的事情已经办完了。

“那我就先走了,”陆天擎懒得在这儿看疯子和傻子的无聊戏码,“钱,就算了。”

陆天擎心说老子替人鉴宝,分分钟百万上下,谁稀罕你那喂他的狗、连狗都不稀罕的三十万。

谁知俞纯馨却拉住了陆天擎的手,将他拽到一边。

“钱,你还是收下,其实……”

俞纯馨看着陆天擎,使劲儿眨了下眼睛,似乎是要将眼眶之中盈盈闪动的泪水憋回去。

“这三年我虽然一直在昏睡,但其实什么都清楚,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一直在照顾我,而且没有趁着我昏迷的时候……有什么非分之举……我的家人一直在刁难你,你也没有离开,我想……如果不是经济上有困难的话,你也不会在这儿受委屈。不过,我知道我们家的生意的确不景气,除了那三十万之外,我会把我的私房钱都给你,作为对你的感激和补偿……”

听到这话,陆天擎的心口抽动了一下。

跟着陆雨舟学手艺,经常听他说一句话——

鉴宝人,不能动感情,一旦动感情,会让他们对一样东西有误判。

在这一方面,陆雨舟对他也是严格修炼,老东西会故意让陆天擎喜欢上一样东西,有时候是某样古董,有时候是一道饭菜,有时候甚至是他养的狗,要知道,他在北贺堂那么多年连个伙伴都没有,就只有一条爱犬陪伴左右,但陆雨舟偏偏就是会在他喜欢上什么东西的时候,故意将那样东西夺走,为的,就是让陆天擎不会在鉴宝的时候对任何东西产生情绪,更不能贪恋。

本来陆天擎还颇为得意,认为自己在这一点上已经修炼有成,到了不管泰山崩于前、还是美人坐于怀,都能岿然不动。

可没想到看着俞纯馨梨花带雨的样子,陆天擎突然感觉到……

他的心,动了。

正当陆天擎这么想着的时候,俞纯馨已经到了韩伟面前。

“只要你答应帮扶我们家的生意,结婚的事情,我答应你。”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俞纯馨的脸上带着一种决绝,简直有种过了门就要以死保住贞操的坚定。

对面的韩伟却没心没肺地冷笑一声,还不忘羞辱俞纯馨,只见他一努嘴指着门外的灵车。

“我爸找人算了命,说你本来是该死的,这么把你娶回去,相当于娶了个死人,太晦气,所以,接亲的车要用灵车,符合你的身份,还有一样东西……”

韩伟打了个响指,立马有人端着一样东西进来。

只见那东西大概一米长,半米宽,用白布盖着,不知道是什么。

韩伟一努嘴,手下将那东西送到了俞山面前。

“这叫做一个萝卜一个坑,我把你的死鬼女儿接走,给你留个占坑的宝贝!”

韩伟说着,贱笑着示意俞山将白布掀开。

谁知俞山一掀白布,那下面的竟然是一口棺材!

继续阅读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