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煞气之变

文 / 星沙公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心里胡思乱想着,苏秋白的意识渐渐就有点迷糊了,正在他将要睡着的时候,却忽然感觉到体内有一股霸道的煞气四下游走起来,渐渐的竟然有愈演愈烈之势。

    苏秋白顿时又清醒了过来,因为这种感觉他觉得有些熟悉,仔细一想,才想起来那天他试图为一个被感染的人驱毒时,体内煞气也是一样的反应。当时他因为担心有失,便立刻抽离了自己的灵力,因此他也不知道那股煞气和傀儡的病毒遇上会有什么后果。此时他自己也被感染了,反正避无可避,他倒想看看,这煞气和病毒究竟哪个强些。

    这样想着,苏秋白便起身盘腿坐下,进入了冥想状态,暗自感觉着体内的变化。

    只见那股煞气在体内游走片刻之后,竟然比之前还要强了几分,可他此刻并没有使用轩辕剑,这煞气没理由会增长啊!

    苏秋白皱眉苦思了片刻,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让他吃惊的想法,难不成这煞气会吸收那些病毒,来壮大自己的力量?

    这种猜想也不无道理,因为他能够感觉到,随着煞气的变强,体内的病毒反倒变得少多了,此消彼长之下,煞气却是越来越强了。

    这样下去会有什么后果,苏秋白也不知道,他只知道煞气发展的最终结果是控制他的身体,而病毒也是同样的目的,此时二者起了“内讧”,他反倒不知道二者相融之后究竟会怎样了。

    反正横竖都是一死,苏秋白索性横下心来,决定不去控制这种变化,任由煞气吞噬着傀儡病毒。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苏秋白只觉得体内的煞气横冲直撞的,十分凶猛,他努力用灵力护住经脉,才没有因此而受内伤。当煞气在体内运行了许久之后,苏秋白忽然觉得头脑一阵眩晕,紧接着便觉得浑身都开始发烫起来,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十分不安,于是便想用灵力阻止煞气的流转。

    但是他此时才发现为时已晚,自己的灵力根本控制不了那股煞气!

    没过多久,苏秋白就彻底失去了知觉,他觉得自己昏了过去,意识变得迷迷糊糊的,可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身体却并未昏睡,而是拿起轩辕剑,离开了宾馆房间。

    浑浑噩噩中,苏秋白感觉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自己耳边萦绕,忽远忽近,模糊不清地念叨着一句话,仔细听了许久,他才听出一些只言片语:“……征东夷……战九黎……斩蚩尤……而封战神……归于桥山……”

    苏秋白听了半晌,猛然发觉这些话语中所说的内容不正是黄帝的生平吗?是什么人在反复念叨这些?

    “什么人在说话?”苏秋白试着喊道。《+棋+子+小+说+网 www.qiZi.cc更多更全》

    话一喊出口,苏秋白才发现,他虽然能发出声音,但是却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甚至什么也看不见,只觉得周围一片漆黑,如同重归混沌。

    苏秋白的声音刚落,他便忽然感觉到四周一阵剧烈的震颤,然后眼前的黑暗就好像骤然碎裂的瓷器一般散碎一地,被一片强光所取代。

    苏秋白被这强光刺得闭上了眼睛,等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正在一处山巅上,周围群山环绕,白雾掩映,看起来仿佛仙境一般。

    在悬崖边上坐着一个人影,因为背对着苏秋白,因此他也看不清那人面貌,只见他身穿一身明黄色长袍,头上束着发髻,还带着一个金色发冠,看起来华贵逼人,却还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威势。

    苏秋白见他身穿一身古代服饰,忍不住好奇地上前问道:“前辈,能不能打听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人听闻身后动静,有些惊讶地回过头来,上下打量了苏秋白一眼。

    苏秋白这才发现此人是个鹤发老者,也不知多大年纪了,看起来却并无老态,反倒威风堂堂的,让人觉得被他注视时都有种无形的压力。

    “你是何人?”那老者没有回答苏秋白的问题,反倒反问道。

    苏秋白只好恭敬地答道:“晚辈苏秋白,不小心误入此地,所以才来问问前辈,这里是什么地方。”

    说到这里,苏秋白也觉得有些奇怪,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他只觉得之前的记忆有点模糊,他除了自己是谁,几乎什么也想不起来,更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这里是桥山,你能来到这里,看来是有过一番奇遇了。”那老者高深莫测地说道。

    桥山?这不是黄帝安葬的地方吗?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不过老者话里的深意他倒没有细想,只是觉得有些奇怪罢了。

    四下打量了一眼,才发现这山巅只有他所站的这么一块空地,周围则是隐藏在一片浓雾之中,看不清下山的路在哪里。

    “此处云雾弥漫,道路不清,不知前辈可否为晚辈指条下山的道路?”苏秋白没办法,只好再次向老者求助。

    那老者闻言却笑了起来:“入此境者,竟还想寻路出去?未免太过天真。”

    苏秋白闻言愣了一下,一时有些想不明白老者的意思。

    老者说完这句话便又转身坐回了悬崖边上,苏秋白没有急着继续追问,而是努力搜寻着自己的记忆。

    想了半天,他只觉得自己的思路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真相好像就在眼前,但他什么也看不到。

    既然无法找回自己的记忆,他索性把注意力放在了老者身上,从刚才的种种迹象表明,这老人极有可能就是黄帝,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见到数千年前的人,但他还是开口问道:“前辈,您是黄帝轩辕氏吗?”

    虽然这样问略显唐突,但苏秋白此刻正满头雾水,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老者闻言便笑了起来,回头说道:“为何这么认为?”

    苏秋白如实答道:“我刚才来到此地以前,好像听到一个声音在念叨黄帝的生平,而这里又是桥山,不正是黄帝他老人家安眠之地?”

    老者不置可否地说道:“你既知他已长眠,我又怎会是他?”

    苏秋白闻言一愣,难道自己猜错了?

    见苏秋白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老者索性站起身来,走过来说道:“不必白费力气了,任你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我是谁。”

    苏秋白见老者走的近了,便又仔细看了他一眼,这一看便觉得有些奇怪,因为眼前这个老者,看起来并不像人类,但是与鬼怪妖类之属也并不相似,因此他心中的疑惑便更深了。

    老者见他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索性直言道:“这里是剑中的世界,而我也不是黄帝,我是轩辕剑的剑灵。至于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老者说着仔细打量了苏秋白一眼,随即轻哼了一声,继续说道:“虽不知你是如何得到此剑的,但以你这点功力也敢妄图使用轩辕剑,会成为剑奴也不奇怪。”

    “剑奴?”苏秋白奇怪地说道。

    老者拢了拢袖子,点头道:“你在成为剑奴之前应该已经有所感应,剑灵控制你的身体也是有个过程的,若是你连这都没有发觉,那可真是活该为奴了。”

    老者说话一点都不客气,但苏秋白此时根本顾不上理会这些,他只是在仔细思索老者的话。

    听他提起轩辕剑,苏秋白的脑中忽然“嗡”地一声,之前苦寻不得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了出来,而他来到剑中世界之前的事一瞬间全都想起来了。

    如此看来,他已经被体内的煞气控制了身体,而他的意识也被困在了这个剑中的世界?

    这让他觉得有些吃惊,因为他之前使用轩辕剑时一直留意着自己体内的煞气,他很肯定以他目前的状态绝不至于被煞气控制,但是自从煞气与病毒融合之后,那煞气的增长速度确实快了许多,之后他便失去了意识,想必就是在这段时间里被控制了身体的。

    他现在还顾不上去考虑自己如何离开这个世界,他现在最担心的是,自己的身体被控制以后会做出什么事来?

    虽然他跟安雅和赵毅交代过,自己一旦失控就直接将他杀死,可是他担心那两个人都下不去手,而这样下去,他的杀伤力可比那些傀儡大多了。

    “前辈,我该怎么离开这里?”苏秋白忍不住问道。

    那老者不可思议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你还想离开?被剑灵控制的人,只能永世为奴,你的身体如今已与你无关了。”

    “不行,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没做完,如果我被困在这里,我所在的城市就会有大灾难了,还请前辈能够助我离开这里!”苏秋白急忙说道。

    老者的眼神变得越发不可思议了,戏谑地看着他说道:“你可能还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你如今是我的奴隶,我为什么要放你离开?”

    苏秋白闻言便愣住了,剑奴……剑灵的奴隶,他刚才确实说过。看来这剑灵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如果打败了他,或许就能离开了。

    ... ( 纯情女房东 http://www.qizi.la/81/8128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棋子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izi.la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