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暂退

文 / 仰望的兔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这东北郡守愣了一下,旋即就是一抹奸笑浮现在肥脸上,“想不到,竟然被你意识到了,没错,就是我!既然你知道了这一点,那么你,更不能留!”

    说完,那四个随从自背后向着夜宁袭来,四把短刀如同划破空气的银光,闪烁着寒意砍向夜宁的后背。{}

    而夜宁此时由于愤怒,右手猛的握紧,指甲都几乎要嵌入肉中,大喝一声,“滚开!”

    这四人原本短刀已经距离夜宁只有几寸距离了,可是却好像砍在了一道气墙上,根本无法再深入一分,于是齐齐大骇,只好退到一旁。

    那东北郡守看着这一幕,饶有乐趣的笑了笑,“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实力已经到达了魂师啊……这般惊才绝艳,我倒是舍不得杀你了,不如做我义,我就放过你如何?”

    夜宁一步一步的向这郡守走去,绝对领域在身边张开,让其他人不能轻易近身,满腔的怒火全部集中在了右手,正在缓缓凝聚真气。

    其实今天这东北郡守并没有料想到夜宁在这里,所以只是带了四个实力很一般的随从,这才无法突破夜宁的绝对领域,不过毕竟他本人是魂灵级强者,看着夜宁这一步步走来,心里丝毫不担心。

    在他眼里,夜宁即便是再怎么天才,也不可能掀起什么大浪。

    然而他错了,只见夜宁在距离这东北郡守还有五步远的距离停了下来,然后猛地一指挥出,酝酿到了点的火海无边立刻让整个大殿变成了一片赤红之色,那郡守肥胖的脸上笑意还未消逝,就骤然变成了惊恐,因为他深深的感觉到了这汪洋火海中,透露出恐怖的意味!

    “这不可能!”

    两只肥手拍出,即便是魂灵级的这东北郡守,面对夜宁蓄力已久的一击也不得不连忙出手抵抗,这郡守圣魂属金,泛着光芒的掌影如同两个镀金佛掌,在火海中摁出了十根手指模样,阻挠火海向前推进。

    “你……你不是残烛火吗,怎么会……”这东北郡守一接触到夜宁的攻击就吃惊了起来,按照他所获得的情报,夜宁的圣魂无非是所有圣魂里面最废物的残烛火,所以他从来不把夜宁放在眼里,可是没想到,这火海的爆裂程,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夜宁刚才用过了两招炎龙九变,又发出了完全版的火海无边,此时体内真气剧烈消耗了一半,人也显得有些疲累,倒不是夜宁的真气储量少,而是火海无边和炎龙九变都是大招,随随便便就能消耗人巨大精力的。

    老头的声音也略显紧张,“今天不是和他决战的时候,先离开,到了外面他是不会对你出手的。”

    “可是……!”夜宁有些不甘心,这郡守实在可恶,位居高官,荼毒姓,又暗地里对自己使些阴招,今天更是随随便便的就要迁怒赛家,这种人渣,怎么可以放过?

    老头厉声喝止,“你难道真的以为自己能够打过魂灵级别的他吗?让他回过神来之后,你将处处受制,赛家不是一个适合决战的地方,今天必须先咽下这口气,马上离开!”

    “我……!”

    “听话!”老头的声音像是长辈的苛责,让夜宁顿时不能再说什么了,看了看一旁目瞪口呆的赛氏姐妹,夜宁一咬牙,即便今日要退走,也不能把赛氏姐妹留在这里!

    想定主意,夜宁立刻把赛银花抱在怀里,同时大声提醒赛金花,“大小姐,快点扶起赛华佗先生,我们先行离开!”

    赛华佗毕竟年迈,本身又不是战斗型强者,受了一次冲击之后身已经有些瘫软了,赛金花听到了夜宁的呼喊,又看着夜宁抱起赛银花就要离开,登时也反映了过来,立刻就把赛华佗扶了起来,正要离开之际,眼角余光却瞥到了在跪在地上,双手抱头,瑟瑟发抖的赛富贵。

    赛华佗有气无力的趴在赛金花的背上,笑了笑,“大小姐,把老朽放下带你爹走吧,他不会怎么样我的……”

    赛金花在赛华佗和赛富贵之间移动了几下目光,最终还是紧咬银牙,背起赛华佗就冲着夜宁赶去。夜宁也将赛银花放在背上,伸手抓紧了赛金花的手,准备从赛家突围出去。

    大殿内猛然传来一声大喝,那边东北郡守也终于完全抵消了夜宁的火海无边,此时双掌发红颤抖,正面接下完全版的火海无边,即便对于魂灵级别的他来说,也足够喝一壶了。而当他见到夜宁要逃之时,立刻猛地上前一步就要追上,一直跪在地上的赛富贵却向前一扑,两只手臂死死地缠在了这东北郡守的腿上,大声叫喊,“女儿快逃,夜公,务必要保护好我两个女儿!!!”

    夜宁回头看了赛富贵一眼,嘴巴里尽是苦涩,实力啊……实力。

    如果自己有魂灵级别的实力,又何必惧怕这东北郡守,何必拖累赛家至此!背上的赛银花,以及手牵着手的赛金花见到身为普通人的赛富贵,用肉身凡胎拖住这郡守的追击,顿时泪流满面。

    东北郡守脚下一动,赛富贵就被踢飞出去,重重摔在墙上,肥胖的身躯把墙壁都砸出了裂纹,吐出一口血就摔在地上不省人事,而这郡守还不算完,淬了一口唾沫,双腿猛地弹起,像是一颗炮弹,猛地向夜宁冲去!

    对于他来说,赛府是一个好的杀人灭口的场所,一旦夜宁离开了赛府,他又会因为自己的官职身份,不方便当面出手,而只能背地里使些暗杀的手段了!

    面对来势汹汹的郡守追击,夜宁体内的老头无奈的长叹了一声,然后迅速占据了夜宁身体控制权,看都不看身后,左掌随意向后一挥,那郡守来得快,去得更快,老头只是随意一掌,就将他打的哀嚎一声,肥猪似的身体摔在地上滚了七八圈才止住态势,眸里尽是不可思议。

    而夜宁则猛地脚下用力,背着赛银花,右手抓紧了赛金花和其背上的赛华佗,身在各个房檐上几个起跳,顷刻间就没了踪影,至于那郡守带来的四个随从则只能眼睁睁看着夜宁离去,无可奈何。

    那东北郡守只感觉到被最后那一掌打的胸中郁气难解,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无奈只好立刻打坐运气,调节气血,这才渐渐恢复了脸色,嘴里怒骂,“妈的……我竟然伤到了这小杂种的手里,下次再见,绝对不能放过!”

    且说夜宁,带着赛家个人顷刻间从内城一奔到外城,然后找到了大傻二呆所在的客栈,冲进去之后,两人正在说笑着什么。

    大傻二呆见到夜宁这副模样冲了进来,也是立刻紧张起来,抓起大刀黑砖,“老板!咋了?!”

    夜宁看了看两人没事,就大呼,“马上退房,我们离开这里!”

    那东北郡守虽说管辖不到帝都区域,但也是帝国内一级高官,他要想抓自己,随便找一个理由就可以引来大批帝**捕,到那时这个客栈明显就不再安全,于是夜宁就来找到大傻二呆要离开此地。

    大傻二呆虽然平时好像呆呆傻傻的,不过见到夜宁这个模样也知道出了大事,于是两人立刻动身,跟着夜宁在屋内留下几个金币,就离开了客栈。

    夜宁也不知道哪里才算安全的地方,看了看视线内那高耸入云的城墙,一咬牙,“我们出城去!”

    而在赛金花背上的赛华佗却是小声出言,“出城不可……在帝都内,那东北郡守还会有所收敛,毕竟这里是天脚下,他不会做得过分,要是出了城,那他的权力可就大多了……”

    夜宁转念一想,确实是这样的,东北郡守本来就属于地头蛇级别的高官,除了帝都内有人压得住他,除了帝都,那就是一方恶霸!而且这个恶霸,还是可以打着官府名号行事的,所以出城绝对不是什么好选择。于是连忙看向赛华佗,“大先生不愧见多识广,还是您想得周到,那您帮忙想个安全的去处?”

    大先生趴在赛金花的背上,脸色苍白,咳了两声,然后轻声说道,“西南角,有一处我的炼药房……少有人知,可以一避。”

    ……

    一炷香后。

    帝都,外城西南角,一所毫不起眼的居民院内,此时一干人等正在挤在不大的屋里,屋中央有一个小小的丹炉,大傻正在帮忙挥舞着蒲扇,煎着药,二呆守在门口防备有人追击,而夜宁却站在屋一角,脸色严肃,不说一句话。

    赛华佗躺在床上,气若游丝,原本以他的实力是不至于被一击伤成这样的,实在是为了护住赛氏姐妹,而仓促以肉身后背硬抗那个冲击,导致受了内伤,好在这个地方是他的药房,所以煎一副疗伤药,很容易。

    赛氏姐妹失魂落魄并排靠墙坐着,两个人的眼神都有着绝望式的空洞,赛富贵最后舍身拖住那东北郡守的画面一幕幕的在眼前萦绕不去,怎么能不让她们这两个做女儿的担心?

    突然,赛金花猛的站起来,拔下头上玉钗,向着夜宁冲去,“都怪你这个灾星!看看你把我赛家毁成了什么模样!”

    玉钗握在手中,划破空气,猛的刺向夜宁,而夜宁心里愧疚,不闪不避,眼睁睁看着赛金花冲了过来。

    ...  (..) ( 无双魂圣 http://www.qizi.la/83/8340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棋子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izi.la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