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银楼清场

文 / 静悄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围观的人无不侧目,被云轻和林娘的彪悍给惊着了。《+棋+子+小+说+网 ωωω.qiZi.Lα奉献》林娘只看到云轻的手段暴力,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随随便便的那么一伸手,有多惊人。姑娘家家的,一把就撕了男人的衣服,这一点落到旁人眼里其惊悚程度也丝毫不逊于云轻啊!

    “啊~!荷包!”至到此时,林娘这里已经尘埃落定,围观的人圈之外,一对迷糊的主仆终于发现自己少了什么东西。

    高分贝的女声那么突兀的响起,林娘有些哭笑不得。

    “可是这个?”扒开人群才得以走过去。

    “是,是!”‘小厮’情绪激动。

    “又是你?”红衣美女很淡定的挑眉望着出来的林娘,来了这么一句。

    嗯?这人,什么意思?“是啊,又见面了,我们看到那小偷偷了荷包,顺手把人给逮了。”想了想,林娘觉得还是解释一句比较好,人家不会误会什么了吧。

    “谢谢,谢谢……”

    “那贼呢?”

    这是主仆两人同一时间做出的反应。

    额,算了,反正两种反应都不是自己喜欢的。“在那边呢,还躺在地上动弹不得。”随手指了指,苦主已经找来了,没她们什么事了啊,赶紧的撤。

    “啊嗷~~”林娘再回头,刚刚还站在旁边说话的红衣美女倒是不见了,只是那被人围着的贼哀嚎起来。

    要说刚才云轻下手也不轻,那贼只是一个劲儿的挣扎伺机逃跑,却并没有哀嚎。血花飞溅什么的,其实不过打掉了颗牙齿而已,伤害值并不大。掉红也不严重。

    那现在?林娘忍不住好奇,小心的跟过去望了那么一眼……

    天啦!

    围观的人连连后退,却仍有人躲避不及,被飞起来又掉下去的贼砸了脚reads;!

    狠人!

    林娘表示自己无话可说。观众朋友们也表示惊呆了!

    “那个,你不错!”无视场中哀嚎声越来越弱的贼,红衣姑娘拍了拍青葱般的纤手,冲林娘来了这么一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姑娘,你拍什么手啊,上面沾了灰吗?记得你刚才一直用的是脚吧?是吧?林娘真心不能确认。她刚才只觉得眼睛有些花,根本没看清啊!

    再次离开时,人群自动自发的分开一条道来,让一个十*妇人打扮的女子和一个十六七的少女。再加一位很明显女扮男装的少女从容离去,甚至直视都不敢。就这么一会儿。三观都毁了好不好?

    这可是女子?!好凶残啊有没有?

    善后的工作自然有差役,要说琼海城的衙役们办事效率还蛮高,这一会儿功夫已经朝这边来了。《+棋+子+小+说+网 ωωω.qiZi.Lα奉献》红衣少女头都不回的走了,亦步亦趋的‘小厮’不安的回望了林娘几眼。想说点什么,到底是没出声。赶过来的姚妈妈在耳边不停的念叨刚才的危险,叮咛着云轻不可再有下次。其实这话是交代谁的,林娘很清楚。表示接受的笑了笑。

    妈蛋,刚才真的太冲动了,人家那身手,追个贼而已,分分钟的事啊!

    回去?接着逛?兴致已经不大了。

    “小姐,银楼哦,你不是说要帮阿珍小姐买嫁妆的吗?”含着红艳艳的冰糖葫芦的云裳指着面前的和瑞祥,口齿不清。这丫头胆子真的大了,都能无视旁边姚妈妈的眼色。想想刚买回来时那样的胆小怯懦,林娘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好吧,进去看看顺便歇歇脚。”

    这家和瑞祥的规模真的不小,三层的木楼,气派奢华的门楼,这或许是吸引住云裳的主要原因,那丫头哪见过这样的阵式啊。

    林娘做出了决定,其他人自然没意见了。

    这时代是讲究三六九等的,就连银楼里的货品摆设都一样。

    一楼大厅里摆放的大都是大路货,银簪、银链、银戒子,并不怎么稀奇。小二或许也看出林娘的心不在焉,又觉得这以主仆相称的四人虽然衣料普通,但也算整齐得体,应该有一定的够买力。

    “若小姐看不上这里的普通货色,大可上楼看看。咱们和瑞祥在琼海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银数,新式样子全都有呢。”

    其实在进门前,姚妈妈就告诉林娘了,像这样的场所,对客人是分类对待的。

    这时候大家闺秀的管制并不如林娘想像中的那么严格,并不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小姐。出门逛个街什么的还是很平常的事,不过为了怕招惹麻烦,这些人出门保密措施还是做得很好的,除像墨香那样的帷帽是必须品外,买东西也是享受另外的服务。

    比如这银楼,购买人群以女性居多,富家、贫家女子,享受的服务就不一样。

    贫困以及小康之家的女子,总免不得要操持些家务,甚至帮着分担生活压力,自然不可能不抛头露面,而且她们的购买能力也一般,所以一楼的普通饰品足够满足她们的需求了reads;。大摇大摆的进出一楼,既不需要保持面容的隐密,又不会冲撞了贵人。

    而富家女自然要矜持些,购买能力也高些,一般都是坐着马车直接进后院,再由后院的楼梯上楼。二楼除了更加精美的银饰,还会有金饰、玉饰以及各种稀罕宝石。至于三楼,那就差不多等于vip贵宾房,那里面被间隔成一小间一小间的单间,方便贵妇们品茗聊天,并接受一对一的咨询、订购服务。

    能进二楼、三楼的主,都是不差钱的主,人家玩的是新颖,是独特还有特权。

    本来林娘的兴致并没有多高,当时也没当回事,自然是从一楼进门的。现在听了小二的介绍,对这个琼海城的数一数二也起了好奇心。

    上到二楼,装修格调、布局以及货品质量都有明显的提升,果真金碧辉煌的很有奢侈品的风格。

    那店小二一瞧这些人上楼后不卑不亢的样子。心下暗喜,有门!

    有没有门还真的说不好,只能说这店小二太乐观了些。他实在不知道眼前的这些人是什么来路。先说姚妈妈,那是京城豪门大户内宅里出来的管事妈妈,人家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京城里的大银楼逛得比进菜市还勤,这样一个州府银楼的阵仗,又怎么会放在眼里?

    云轻好歹以前也是一寨之主的唯一千金。什么好的都紧着她来。想来就是这和瑞祥银楼以前也没少逛的,自然不会有什么吃惊的反应,况且她经历磨难之后。现在已经心如止水,一切为报小姐大恩为上,除了自家小姐的事,旁的估计眉头都不会轻易皱一下。

    除了云裳差一点。有些动容外,林娘更不用说了。二十一世纪商铺卖场的现代装修和设计,任挑一样拿到这里都是无比高大上的存在。

    只是几人才刚刚逛到银饰部份,突然店铺里忙乱起来!接待林娘一行的店小二也收到通知,急急忙忙过来。“几位对不住了,咱们银楼现在要关门谢客,还请各位行个方便!”

    啥?!关门谢客?这是什么意思啊。这才午时左右吧,这么大间店开门迎客的好时候。说关门就关门啊?

    林娘还在那里摸不着头脑,一楼大堂里的客人估计都得到了通知,已经鱼贯而出,井然有序的走了个干净。显然人家店里的这个要求并不过份?

    “你银楼开门是做生意的,咱们进门是客,这还没看中中意的东西呢,怎么能离开?”姚妈妈当即虎了脸,冲小二就开口了。

    “这位妈妈对不住,实在是咱们有事不方便,下回您老再来小子我保证好好招待,您看行不?”小二也不恼,笑嘻嘻的回道。

    云裳一下没了主意,双眼在林娘与姚妈妈之间来回望。云轻倒是没出声,默默的往林娘身前一挡,摆出坚决支持的态度,姚妈妈这回却是寸步不让,“哼!有什么不方便的?不就是有贵客上门吗?她买东西买得,咱们小姐就买不得?”

    小二没料到姚妈妈这么难说话,一时也没了主意,立即向旁边不远处的管事而去。

    “这什么情况?”林娘是真的迷糊了,姚妈妈并不是个爱惹事的,可人家看样子是真的不方便啊。

    “小姐,这些个小人狗眼看人低,想是来了大主顾,要把咱们直接清场了。”姚妈妈的语气犹自不愤。

    哦,原来是有人包场啊reads;!这事想得通。前世电视里不经常播放那种言情剧,男主为讨女主的欢心,动不动就清场包酒楼,包商场吗?这回可算是长见识了,终于见着现场了。

    “这位小姐、妈妈,实在是事出突然,咱们银楼有不得不关门谢客的理由,如有得罪,还望各位海涵!在下是银楼的宋管事,在这里给大家赔罪了。”短小精悍的管事忙过来,冲林娘一揖手,大大方方的赔礼。

    这人的管事职位可不是白得的,比那小二看人明白多了。就连小二听到姚妈妈道出银楼关门谢客的业内实情都有些拿不定,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无法再做出赶人的主意,当管事的一听就知道人家肯定不是一般的客人。

    虽然看上去面生,不像有名有姓的老主顾,衣着打扮也没有什么出彩的,但人家齐刷刷的站在那里,那股子从容淡定的气势就足以说明不是一般人了。这才决定亲自过来道歉的。

    人家管事的都过来了,话也说得圆润,林娘经这么一闹也没了再留在这里的兴致,再想着,要真是哪家的公子少爷来泡妞,给人行个方便不也是很浪漫的美事一桩吗。

    只是还没来得及发话,二楼的另一边楼梯里就冒出了一男一女两个人。

    女子还戴着飘逸的白纱帷帽,面相看不清楚,一身精美的鹅黄春衫把纤弱的小身躯衬得袅袅绕绕的,一看就身价不菲。另一个男的……嘿!那个像紫茄子一样的圆球男子怎么看着有些眼熟啊?

    “啊,柳少爷来了!”管事的见到来人,有些心慌。“各位帮帮忙,在下送份小礼物给小姐吧。”回过头来,边冲林娘请求,边招呼小二去拿东西,把姿态放这么低了一般人都应该搞得定了吧,实在是没有办法,这包场的主人都来了。

    原来是柳家少爷啊,怪不得那么面熟呢!回过神来的林娘莫名的觉得恶心,这人她可没有好印象。不论是第一次相遇绥县望月楼,还是他主动打上林娘小柳树村的门,这货就一没边的纨绔,看到他准没开心的事!

    “走吧,有好东西我也不想买了!”林娘扫了一眼笑得看不到眼的柳宗宝正殷勤小意的讨好着那个女孩愤愤的说,那肥头大脸上怎么看怎么觉得猥琐。

    在姚妈妈的心里,自家小姐不想买和被人赶出来,那意义可就差远了。若没有林娘刚才的那句话,今日她是铁了心的要为小姐争出个场子来的,不然她这个当人管事妈妈的也显得太没能力了。不是她想显摆,出门在外,这种事就得靠管事妈妈摆平的,这是她的职责。

    云轻是无所谓,要吵要闹甚至大打出手,她就看小姐的意思了,如有需要随时奉陪。现在林娘主动不逛了,大家当然也不会再坚持,直接下楼走人。

    那姓宋的管事心里正在暗暗叫苦,这柳少爷带着人都来了,场子还没清干净,他的日子以后怕是不好过了啊!本来柳家的少爷个个都得罪不起,更不必说这位了,人家可是柳家最得宠的嫡子呢!

    可等他接过小二准备的小礼物再回头,那几位难缠的主儿走得一个不剩了!哈……真是老天开眼啊!再看看手里包着的一朵细银头花,这人怎么就走了呢?白送的礼物都不要?看来果真是不简单的主啊,可惜了今日这机会,不然应该能卖些东西出去的。管事拿着头花掂了掂,想了想最后还是往自己袖子里一揣,这才转身向柳少爷走去。

    从银楼出来,街是不想再逛了,虽然已是日上中天,但逛一路吃了一路,手里还拧了不少,大家的肚子谁也不饿,干脆准备打道回客栈。(未完待续。)(穿越女的幸福生活../38/38401/)-- ( 穿越女的幸福生活 http://www.qizi.la/97/9753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棋子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izi.la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叶辰夏若雪孙怡最新章节|林帘湛廉时免费阅读|叶凡唐若雪|岳风柳萱小说|黄小龙宋雨茹免费阅读|神都猛虎岳风柳宣免费阅读|林阳苏颜小说免费阅读|元卿凌宇文皓免费阅读|陈平江婉全文免费阅读|叶雄全文免费阅读|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萧阳叶云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华丽逆袭免费阅读|沈蔓歌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读|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主角是岳风的小说免费阅读|杨潇唐沐雪小说|陈歌马晓楠在线阅读|战龙归来林北免费阅读笔趣阁|叶辰萧初然免费阅读|苏允柳媛至尊小说在线阅读|赵洞庭颖儿小说笔趣阁|林亦可和顾景霆全文免费阅读|叶辰仙武帝尊免费阅读|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沈繁星薄景行免费阅读|上门女婿韩东韩东免全文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