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知道得太多了

文 / 静悄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银楼易主了?!这个消息让宋浩一时懵了。

    这不可能!这是宋浩稍微清醒之后的第一反应,恐怕又是自己这些没用的手下在找借口搪塞自己吧。

    银楼放眼京城那就是一个另类的存在!

    具体要怎么描述它,宋浩自己都有些吃不准,用通俗的,或者说知情人的普遍认知,那就是:朝堂时面最有江湖气息的,江湖里面最有朝堂气息的。也能说,他的触角已经延伸到了大元的方方面面,还没有哪支势力不卖他面子的。

    当然这只是表相,至少宋浩就知道,银楼远比它表现出来的更厉害些。虽然他还不知道它背后的主使是谁,只是那一朵墨玉莲花就能令人闻风丧胆。

    遥想当年,一众冒险份子胁迫着不明真相的流民闹事,团团包围京畿,差点逼得皇帝退位。可突然的在一天之内,所有的挑起事端者全部暴毙,除了在模糊不清的尸首旁边冒出一朵朵的莲花印记外,让查案者毫无头绪。

    这件事事关皇帝脸面,属朝廷机密,知道的人并不多,恰巧宋浩却是那极少数知道的人其中之一,这得得益于自家位居右相的老爹和后宫得宠的姑姑。

    此后无论是多大的江湖争斗,只有案发现场出现莲花印记的,办案官员无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不了了之。就算牵涉到官场纷争,也无不人主动回避的,这个印记已经成了大元的禁忌。可就这样,皇帝也没什么反应,不知道暗中与之达成了什么协议。

    有些时候知道的越多,越不是什么好事reads;。

    就像现在。明明宋浩对那晚上搭救清宁郡主的人恨之入骨,可一听他们入住了银楼,都不敢动弹了。因为这间突然在京城名声鹊起的银楼,招牌上正镌刻着一朵墨玉莲花!

    这代表着什么别人或许不明白,可他宋浩知道得清清楚楚啊,那就是不可碰触的存在!

    要知道他为了偶遇、搭救清宁郡主,花费了多少的心血。最后却偏偏为别人做了嫁衣!

    清宁郡主长得国色天香不说。还是镇国公唯一的后代,宋浩一直认为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足以匹配他这个有着‘京城第一少’的宋家大少爷,也只有清宁郡主才能为他带来数不清的好处。大到能永保宋家的滔天权势。

    可惜无论他如何的清俊高雅,如何名声在外,可在清宁郡主眼里,却与普通人无异。一点旁的心思都没有。好不容易才想到英雄救美这一招,精细的策划了马匹、受惊地段。自己再早早的等在那里,只等着马一受惊,他再带着人来个力挽狂澜救美人于危难,在生死存亡关头。总有些顾及不到的来个肌夫相亲什么的,接下来的事就会顺理成章了。

    为了这堪称完美的一天,他谋划了好久。镇国公对这唯一的血脉,看得比眼珠子还重。可是容不得有半点闪失的。光就调离她身边的守卫,那就得是无数的巧合凑起来的。

    他想得挺美,计划也没有漏洞,一切都是按照安排的运行。《+棋+子+小+说+网 ωωω.qiZi.Lα更多更全》可是实在没有想到在马匹受惊之后,清宁郡主会突然要求车夫拐进巷子,以免伤及无辜民众!

    就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打破了全盘的计划。其实这倒不是重点,在郡主的马车拐进巷口之时,他的人已经随后跟了进去,在车毁人亡之前也是能及时出手的,可万万没想到,巷子里竟然有人!

    这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突然就轻易的把马给制住了!而且清宁郡主毫发无伤的走了出来。当时望着那些人离去的背影,他想死的心都有了,错过了这次,下回再找这样的机会绝没可能了。

    面对着自己主子的失神,对面的黑衣人心里也苦啊。

    当初他们查清这行人是从外地来的,并无什么背景的时候可是老老实实上报过的啊,是主子自己说急不得,那些人里有那般本事,想是不简单的,得摸清了底细再动手,切不可打草惊蛇。

    “少爷,银楼是真的易主了,我们的人到衙门里查探过的,文书都换了。新主人是一个叫林娘的女人,从琼海城下的绥县来的乡下人,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背景。”

    “蠢货!没背景?没背景那银楼为什么要盘给她?你不会认为在京城名门贵媛口中声名如日中天的银楼是经营不善关门歇业了吧?”越是表面简单,宋浩越是无法提以轻心,毕竟以他的眼界和他见过的东西比这些手下要宽广和多得多。

    不得不说,宋浩的阅历还是很丰富的,他的想法已经无限的接近事实。

    不过,这背后隐藏的关系知道的人没几个,包括新上任的房东林娘,都蒙在鼓里,完全不知道随手买个房子,却让人深深的忌惮了。

    打听清楚,这间银楼原本就是经营高档珠宝首饰的奢侈品商店后,林娘的心思也活泛了。貌似在这条街上,如果不经营奢侈品,连这间店铺的档次都拉低不少。

    在逛了不少金银首饰店后,林娘完全激起了好胜之心,虽然传统的首饰制品靠纯手工制作已经算得上精美绝伦,但那些足斤足两,繁复、冗长累赘的样式有很多并不适应装扮在任何场合reads;。

    相较于现代饰品着衙的画龙点晴之效,往往也有出其不意的美。别的优势林娘没有,但前世小资女一枚的见识还是不少的。说干就干,通过梁板板的介绍,连银楼以前的工匠都照单全收过来,甚至店门上悬挂的牌匾都没换,也不知道为什么,林娘总觉得那块与众不同的招牌让她很有好感。

    店铺在所有人的努力下,一天天改变模样,虽然大体上变化不多,但照林娘的计划,开设一间集时装、首饰、鞋子为一体的奢侈品店。有些地方还是要细致装修一下的。

    比如原本用乌黑木板做的店门,全部打开换上了镂空雕花板,内里悬挂上透亮的细纱,既飘逸又光亮,云轻都赞不绝口。林娘却是一个劲儿的可惜,要是全改用晶莹剔透的钢化玻璃,再弄几个展示的大橱窗。那效果才叫震撼呢。

    石英砂烧制玻璃。嗯,这个她也熟,是不是什么时候弄来试试?

    相比于银楼林娘忙得热火朝天。右相府宋浩阴冷的旁观不同,镇国公府清宁郡主的脸色也极不好看。

    “郡主,那晚左相千金墨小姐的车是被人给弄坏的,那个肇事的车夫本来已经被关起来。可惜还没查清幕后指使,那人就畏罪自杀了。”清宁郡主的贴身丫环冬雪低头不感看自家郡主的脸。

    那天的事真是太危险了。就差那么一点,若不是那群人出现得及时,自家郡主最轻也得受伤。

    不巧的是出事之前,一同赴宴的墨小姐的车驾坏在半道上。自己被郡主安排过去护送墨小姐回家,一点功夫没有的夏雨除了添乱,一点忙也帮不上。

    “当时巷子里的那些人身份查出来了吗?”端坐在书案背后手中婉若游龙的毛笔只是微顿。“奇怪了,她们怎么就没找上门来?”

    这事着实透着蹊跷。到底是谁?要对她做什么呢?当日赴的是惠妃娘娘的赏花宴,按说宫宴从来没有拖到那么晚的,那日大家吟诗作画,就留到了那么晚。因为是宫宴,侍卫也不好随行,她身边也只跟了夏雨和冬雪两个,谁知道一出宫门,墨家小姐的马车就出了问题,丫头还受了伤。

    若是旁人倒也罢了,可墨香自小与她交好,她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夏雨不大顶事,自然只得派有些功夫的冬雪护送墨香回去。向来镇国公府的车驾出行,旁人唯恐避之不及,她着实没有想到,路上会出现什么危险。

    “查探过了,他们只是头回上京的普通商贩。”冬雪老老实实的回答,不过对于她们不找上门来也是心存疑惑,“或许,或许人家没把救人当回事?”

    “你说,普通商贩能有那般身手?”清宁郡主干脆住了笔,看向冬雪。“这事真与她们没关系吗?”

    “郡主一点都不怀疑墨府吗?要不是墨小姐的马车出问题,奴婢也不会被支开,或是奴婢当时在郡主身边,那想算计郡主的人也得掂量掂量。”

    “这不可能的。”除了对墨香的为人深信不疑外,也不是没有证据的。那匹倒地不起的马后来查证是中了毒的,而且那毒中得巧妙,以国公府专用的马车夫之前都没看出半点端倪,可见那是后来的事情了。

    墨家没有那样的动机不说,时间上算也不凑巧。或许那人暗中做了那么多事,目的就是把源头引向墨家reads;。

    照当时的情形,那人貌似没想直接要了自己的性命。若不是当时见到那条小巷子,马车就会在大街上横冲直撞,累及无辜了。说不定他们后面还有什么后招?

    不过现在讨论这些也没法查证了,她总觉得当时适时出现在巷口的那些人不简单,不说当时能拉住一头受惊的马匹的男人力气有多大,就那个女子及丫头婆子的态度也不似一般商贩该有的。

    镇公国府的马车京城没几人不认识的,估且念她们是刚刚上京的什么也不懂,但她明明后来有自报家门的,可她们听到清宁郡主的名号,也并没有不一样的反应。

    商人的视角是最敏锐不过的,而且大多重利轻义,就算当时反应不过来,现在过去了好些天,仍没有人登门来,这就值得玩味了。

    “那些人现在有何动静?”

    “哦,她们已经接手太平坊的银楼,后天就要开张营业了,听说里面有不少稀奇东西,连衣服鞋子都有得卖呢。”

    冬雪见郡主动问,忙知无不言,把银楼的事仔仔细细都汇报了,连招牌没换的事都大书特书了一番。甚至还掏出两张纸来,“这事全京城没几人不知道的!”

    “哦?”清宁郡主这回倒有些吃惊了,不过一间店铺开张,会弄得全京城都知道,那是什么手段?

    展开那纸张,一行行如花朵般的字体跃然纸上。

    ‘比年豆蔻,谁许谁地老天荒;如今岁月,谁让女人如诗如醉!’

    ‘似水流年弥爱心间,如此美饰,你值得拥有!’

    带着‘银楼’字样的招牌下,一款款设计精美、线条流畅的饰品着实吸引眼睛。

    “就这样?”清宁郡主望了望冬雪,有些不相信,虽说这纸上描绘的无论是图画还是煽情的词语都很有令人耳目一新的新意,可要说这样就能令全城没几人不知道有点言过其意吧!

    “才不呢,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想的,这几日请了戏班子,敲锣打鼓的每条街上转悠,编着戏文来,来唱呢,弄出了很大的声响。”说到这里,冬雪的脸不由自主的有些发热,唱什么爱她就送她,一颗珠宝,永世流传什么的,即便是才子佳人的话本里头,也没有说得那么直白露骨的。

    这些唱词她在郡主面前学就不好意思了,不过自己内心想想,若是有人能为自己送上那些图画上的精美饰品应该也是会感动的吧。

    “后天就开业了?那咱们也去凑凑这个热闹!”清宁郡主嘴角轻挑。这些人确实有些与众不同哦,要干什么,还是看看才清楚啊。

    主子的一句话,终是把冬雪的思绪给拉了回来,可以去看银楼开业吗?内心竟然有些雀跃,说真的,在京城还没有见过图画上这些造型奇特的饰品,也不知道实物是怎么样的呢。

    其实当晚游兴被打断、巷子救人的事,林娘他们也早在忙碌中忘光光了,当时情急之下,救人救已,不过顺手而已,并没有放在心上,当然更没打算登门求赏了,哪里知道偶遇的事情竟然牵扯甚广,内情之深,甚至连她们也被拖入了某种阴谋里,被人视为了眼中丁,肉中刺呢。

    一无所知的林娘等人一通忙碌之后,就等着开张验收了。(未完待续。)(穿越女的幸福生活../38/38401/)-- ( 穿越女的幸福生活 http://www.qizi.la/97/9753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棋子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izi.la

闲书网|最爱你的那十年|蜜汁炖鱿鱼小说|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沈轻舞|卡森小说网|豪婿免费全文阅读|炼气五千年|赵权赵权小说|秦苒程隽小说|在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