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putenv() has been disabled for security reasons in /www/wwwroot/xs.10kvw.com/thinkphp/base.php on line 53

Warning: putenv() has been disabled for security reasons in /www/wwwroot/xs.10kvw.com/thinkphp/base.php on line 50

Warning: putenv() has been disabled for security reasons in /www/wwwroot/xs.10kvw.com/thinkphp/base.php on line 50

Warning: putenv() has been disabled for security reasons in /www/wwwroot/xs.10kvw.com/thinkphp/base.php on line 50

Warning: putenv() has been disabled for security reasons in /www/wwwroot/xs.10kvw.com/thinkphp/base.php on line 50

Warning: putenv() has been disabled for security reasons in /www/wwwroot/xs.10kvw.com/thinkphp/base.php on line 50

Warning: putenv() has been disabled for security reasons in /www/wwwroot/xs.10kvw.com/thinkphp/base.php on line 50

Warning: putenv() has been disabled for security reasons in /www/wwwroot/xs.10kvw.com/thinkphp/base.php on line 50

Warning: putenv() has been disabled for security reasons in /www/wwwroot/xs.10kvw.com/thinkphp/base.php on line 50

Warning: putenv() has been disabled for security reasons in /www/wwwroot/xs.10kvw.com/thinkphp/base.php on line 50

Warning: putenv() has been disabled for security reasons in /www/wwwroot/xs.10kvw.com/thinkphp/base.php on line 50
徐火火抖音姜忆顾千尘全文在线阅读_徐火火抖音全集免费阅读-棋子网

棋子网 www.qizi.la

徐火火抖音姜忆顾千尘全文在线阅读_徐火火抖音全集免费阅读

你喜欢看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徐火火的一本新书《上台当对照组,玄学大佬在娱乐圈走红了》,主角是姜忆顾千尘。主要讲述了:“你少给我在这儿装死!你以为你现在还是那个流量小花,所有人都要看你脸色?” “我告诉你,就你目前的情况,能给大明星当对照组都是抬举你了!少在这儿给脸不要脸!” 玄学老祖宗刚睁眼,就看到一张面相极其不好的脸,随口一句:“十分钟后,你节目没了。” 导演怒了,想要抓她,可前前后后很多人出手,都没能抓到她的一根头发。 十分钟后,全市停电,节目暂停。 观众们:“真的假的,这可是直播!” 导演:“???” 后来,她盛装出席,成了一档节目的导师,全网炸了,纷纷指责她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可谁知,下一秒,选手还没开始表演她就转了身,随后那选手开嗓震惊了所有人。 这下全网黑粉都闭嘴了:怎么感觉有点玄学在她身上………

《徐火火抖音》精彩章节试读

剧烈的疼痛从头上蔓延,让姜忆恍惚了一瞬。还没来得及睁眼,她便被人毫不留情拽起。

“姜忆,你少给我在这儿装死!你以为你现在还是那个流量小花,所有人都要看你脸色?”

面前化着浓妆的中年女人狠狠呸了一声,冷笑道,“我告诉你,就你目前的情况,能给袁小姐当对照组都是抬举你了!少在这儿给脸不要脸!”

话音未落,她的手被猛的抓住,姜忆偏头看着她,眼神冰冷:“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滚。”

不知为何,这眼神竟让女人头皮发麻,那双手更像钳子般抓得她动弹不得。

她咬咬牙,最终只是甩手怒道:“还有半小时上台,你好好想清楚吧!”

门被她摔得一震,休息室内只剩下姜忆一人。

姜忆眉头微蹙,伸手摸了摸后脑勺。

满手血。

怪不得这么疼。

垂下手,点点白光顺着指尖萦绕而上,白光所及之处,猩红的血液逐渐消失,在肉眼看不见的地方,伤口也在飞速愈合。

不过须臾便恢复如初。

姜忆来到镜子前,只见镜中之人肤如凝脂,五官深邃,只是略施粉黛,却美得不可方物。

这不是她的脸。看来她的确是穿越了。

回忆片刻,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姜忆。根据原身记忆,她本是最年轻的流量小花,前途大好,却被男友连同闺蜜一起背叛。

这俩人设计了一桩桩丑闻,让原主变成了如今的全网黑,而他们却拿着本该属于原主的资源混的风生水起,还对原主一再羞辱。

那个袁小姐就是原主的“好”闺蜜,《神级嗓音》这档节目便是专门为她准备的。

袁欣灵别的不行,就唱歌好听,她也是看中了这一点,准备利用好自己的优点。

恰恰原主之前还火的时候,就被人评价被演艺事业耽误的歌手。袁欣灵为了将原主彻底踩在脚下,故意把她喊来当对照组。

只要原主上台,节目组就会放出提前准备好的跑调歌曲,再关掉原主的麦。

原主也是在半小时前无意听到工作人员的对话才知晓此事,便找到经纪人王娟想要退出节目,只是经纪人怎会同意?

两人争吵之下,经纪人失手推倒她,这才有了开头那一幕。

只是召唤她来的另有其人,阴差阳错下,她借用了原主的身体而已。

不过这个世界灵力稀薄,她的力量没办法完全带过来,只能通过时间慢慢恢复,不过对付这群人也足够了。

“复仇啊……”姜忆伸出食指,顺着脸颊往下滑落,红唇微勾,露出一个肆意张扬的笑容,“我最擅长了。”

她前世可是华国玄门第一大宗的掌门,出了名的睚眦必报。

“你放心,用了你的身体,你的仇我定会帮你报。”

复完仇,她的灵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到时再去找召唤自己过来的人即可。

休息室的门应声而开,王娟带着化妆师闯了进来,也不管她乐不乐意,直接让化妆师动手补妆。

姜忆凤眸微眯,并未开口。

“看来你是想通了。”王娟这才消了气,缓声道,“黑红也是红,只要能维持热度,被人骂几句又怎样?可要是你不参加这个节目,就算袁小姐不封杀你,光是添加违约金你都付不起。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不过就是上去对个口型,眼睛一睁一闭也就过去了。”

一个巴掌一个枣倒是被这女人用的炉火纯青。

姜忆从镜子里似笑非笑看了她一眼:“也是,毕竟八十万可不是个小数目。王小姐没少做这种事吧?”

怪不得她手下这么多抑郁自杀的小艺人。

王娟大惊失色:“你怎么知……不对,你在胡说什么?”

她眼神古怪地看了眼外面,压低声音道,“姜忆,我警告你别乱说,别忘了,你现在还是我负责!”

姜忆眨眨眼,微勾的唇角满含深意:“很快就不是了。”

说完,她站起身,理了理裙摆,径直离去。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王娟一阵恍惚,等反应过来,姜忆早已不见踪影。

她啧了一声,满眼怒气:“狗东西,还敢咒我?!真把自己当神算子了是吧?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等节目结束,有你好看的!”

偌大的活动馆内人头攒动,气氛热烈,灯光齐聚的舞台上,主持人妙语如珠,将氛围再度推向顶峰。

铺垫过后,他露出个神秘莫测的微笑:“接下来的一位嘉宾大家肯定意想不到,就连我在见到她时都吃了一惊呢。”

“大家可千万不要小瞧她,要知道她在海选时的表现可是非常出色的呢。”

观众们的好奇心被勾起,一时间台下议论纷纷。

“谁呀谁呀?该不会是袁欣灵吧?之前就听说她唱歌好听,不知道真的假的?”

“真是她吗?那我要好好看看!刚刚那个唱的死难听!”

“没想到女神还会唱歌呀!她也太棒了吧,我好爱!”

“是谁我不知道,反正肯定不是姜忆那个臭不要脸的,讨厌死她了。”

“开玩笑,姜忆哪有那本事来参加这档节目,她要是能来,我直播吃屎!”

说这话的人声音很大,引得周围人哈哈大笑。

在场很多人都是袁欣灵的粉丝,袁粉最讨厌的就是姜忆——谁会喜欢一个抢自己偶像资源,还处处给偶像使绊子,各种耍大牌,欺负新人还私生活混乱的人?

然而笑声未落,他们就愣在当场。

缓缓从幕后走来的人,除了姜忆还能有谁?!

姜忆一身雪白长裙,乌黑的长发被高高挽起,洁白如瓷的脖颈在空中呈现出优美的弧度。随着她的脚步,灯光也逐渐滑落至分明的锁骨,纤细的腰肢,最后回到她精致的眉眼上。

为了防止她艳压主角,造型师没给她准备饰品,连妆都很淡,但她只是往哪儿一站,就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众人有瞬间的恍惚,旋即便爆发了激烈的不满。

“怎么是她啊?这种劣迹艺人还能参加节目???”

“啊啊辣眼睛!!主办方干什么吃的,什么人都请?”

“不行,我忍不了了!太恶心了!”

趁着众人喧闹之际,一个男人身形麻利翻上舞台,一把抢过主持人的话筒。

姜忆抬眸淡淡看了眼男人,也拿起了自己的话筒——

“姜忆你到底要不要脸?这种资源也要和灵灵抢?你不抢是会死是吧?不过一个没人要的破抹布,也好意思上来丢人现眼?!”

清冷的女声和暴躁的男声同时响起,内容分毫不差,唯一不同的是姜忆面无表情,语调平静,甚至有点想笑。

男人:???

2.

男人一愣,拿着话筒的手僵在半空。

主持人敏锐地察觉到了流量密,码,挥手示意旁边的保安先停下,等着男人的下一步行动。

男人很快反应过来自己被戏耍了,愤怒充斥着他的脑海。

他拿起话筒更大声道:“姜忆,你在这里装什么?!你以为说几句话就能吓到我吗?我说的哪句话有错?你的那些资源还不是靠你一路睡上来的,怎么有脸跟灵灵抢的???”

但这次他的话还是被姜忆同步复述了出来。

男人瞪大眼睛,又骂了几句。

依旧是一字不差。

这可把所有人搞蒙了,尤其是男人,站在台上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是巧合吧??肯定是巧合吧!

台下观众也是从没见过这种情况,一个个目瞪口呆。

“什么情况啊?这是剧本吗??”

“怎么可能是剧本啊?谁不知道王哥是灵灵姐的铁粉,就算是剧本,他也不可能配合姜忆的!”

“那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姜忆还会预言不成?”

台上的姜忆双手环胸,一只手随意把玩着发梢,艳丽的红唇微微上扬,肆意张扬。

她扫了圈现场观众,最终将目光落在镜头上——她知道导演在看她。

“黄导,你给的钱还不够让我唱歌,不过正好够我给你算一卦,如果你不希望十分钟后你的节目暂停,建议你现在打开备用发电机。”

说罢,她直接转身,临走前还拍了拍所谓王哥的肩膀:“给你个劝告,最近最好别出门。对了,第三排二号座的观众,别忘记直播吃屎哦。”

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姜忆已经走了出去。

许久之后,观众席才炸开了锅。

“什么意思?她怎么知道我说了什么话?我说话很大声吗?”

“估计就是耳朵好,总不可能真的会算命吧!”

“对啊,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说自己会算命,笑死,真以为我们看不出她的手段呢?”

“等着瞧吧,她就这么离开了,黄导可不会放过她。”

镜头后的黄导的确被气的脸色通红,他一拍桌子,怒道:“姜忆什么意思?!上来捣乱完就想走?!通知所有安保,无论如何都要把她拦下来,我一定要让她赔到倾家荡产!!”

“是,黄导!”工作人员匆匆跑去,上十个安保倾巢出动,兵分几路去抓姜忆。

与此同时,好几个工作人员在监控室给他们报信息。

“小刘,姜忆刚刚从你前面的路口走过去了!”

“小王,她在你右边的路口!”

“小张,姜忆马上到会议室,你快去拦住她!”

十来个安保按照指令匆匆赶到,却每次都跟姜忆完美错过,就好像她提前预知了众人的位置一般。

在将近十分钟的绕圈后,安保队长小刘实在忍不住了,对着对讲机大喊:“她到底在哪儿啊!”

这次,工作人员也沉默了——因为他们看遍了所有监控,也没发现姜忆的身影。

她彻底从馆内消失了!

可是怎么可能?馆内根本没有监控死角,她到底是怎么出去的?!

他们没时间思考这个问题了,在下一瞬间,馆内所有灯光尽数熄灭,馆内陷入了一片黑暗!

十分钟,到了。

不仅仅是馆内,周围上百米范围内所有亮着灯的建筑全部熄灭。

他们遇到了大规模停电。

“怎么回事?!为什么停电了?!”黑暗之中,黄导伸手不见五指,只能愤怒地大喊。

他在这档节目上投资了这么多钱,要是因为这个搞砸了,传出去他不就成业内笑话了?

“黄导……”一个工作人员弱弱道,“好像是大规模停电,周围全黑了。”

“怎么可能?!为什么没有提前通知?!”

“因为是突发故障,刚刚才发来通知,好像是附近电线短路,正在紧急维修。”

副导演将手机递给黄导,上面正是停电通知,发出时间是几秒前。

黄导一口气堵在心口吐不出来,只能把火发在面前的人身上。

“那还不赶紧去打开备用发电机?!”

开玩笑,现场这么多观众,万一出点事,他倾家荡产都不够赔的!

此时,现场不少观众也看到了停电通知。

“什么情况啊?居然真的停电了!”

“我去,该不会是姜忆故意搞的吧?就为了演这出戏?”

“怎么可能啊?这上面都说了,从这里一直到商务中心全部停电了,姜忆胆子再大,敢在商务中心动手脚?”

“那什么意思?她真会算命?”

“肯定是巧合吧!”

话虽这么说,但这件事还是隐隐动摇了不少人的三观,他们或多或少,在心中对姜忆多了份关注。

另一边,姜忆绕开保安,从偏门出来后,卡着时间拦住了面前的一辆兰博基尼。

车子缓缓停下,但她既没打开车门,也没上前,只是走到车窗旁。

片刻,车窗缓慢下移,一个莫约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开了口。

“这位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我是来跟你们谈合作的。”

姜忆说这话时并未看司机,而是将目光落在后窗上。

车窗是防窥的,从外面看不见里面的场景,但姜忆知道,他在看着自己。

那位顾氏集团总裁,富豪榜上最年轻的首富,顾千尘。

司机也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回头看向顾总,等候他下达指令。

后座上,顾千尘半张脸隐藏在阴影中,只能看见清晰的下颚线和微抿的薄唇。他一身西装,就这么坐在后座,哪怕什么也不说,气质也非常人能比。

闻言,他摸索着手上的扳指,目光落在窗外精致的女人脸上,沉默不语。

姜忆忽然笑了:“顾总,我想你应该对我挺感兴趣的,毕竟你刚刚不是还在看我直播吗?和我谈合作,绝对不亏。”

顾千尘垂下眸子,手上的手机刚好亮起,主持人慌张的面容重新出现在屏幕中,他轻咳一声,轻车熟路解释了刚刚的突发情况。

忽的,手机屏幕熄灭,一道低沉的嗓音响起。

“让她上车。”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