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网 www.qizi.la

《傅先生偏要宠我免费》吴曰喜傅宣嵘已完结小说_傅先生偏要宠我免费(吴曰喜傅宣嵘)火爆小说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酒狸狮的新作《傅先生的宠妻实录》,主角是吴曰喜傅宣嵘。主要讲述了:婚后,傅总赤着脚站在卧室门外,低声哄道:“老婆我错了,我保证下次不再犯,你就让我进去睡吧。”   傅夫人:“你明明跟我保证过不会去剪彩仪式上捣乱的!”   傅总:哼,我就是要告诉所有人你是有夫之妇。   傅小宝贝:“爸爸,你怎么又被妈妈赶出来了?真可怜,我今晚可不会收留你,爸爸你就睡沙发吧。”…

《傅先生偏要宠我免费》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吴曰喜刚下思政课,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是:超一线女星。

吴曰喜眉心一挑,心想这姐们又来给她找事做事了。

“喂?姐,我刚下课,”吴曰喜接通电话拿起书往教室门口走去。

对方一听到声音便迫不及待地喊了起来。

“大喜!怎么办?出大事了!”

对方的大嗓门一吼,立刻把还没走出教室的学生目光吸引了过来。

吴曰喜赶紧低下头,用手捂着手机从教室后门跑了出去。

“什么大事?”

吴曰喜抱着书走在学校的石子路上。

“难不成是你背着大伯去试镜的事被他知道了?大伯准备打断你的腿。”

她这个堂姐一心要往娱乐圈里钻,可惜脾气躁、性子急得罪不少制片人跟导演至今都还混在四线开外。

大伯死活不让堂姐进娱乐圈这个深水潭,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最后还断了堂姐的经济来源,依旧阻挡不了吴清影要成为超一线女星的志向。

吴曰喜找了个石凳看了眼时间这个点食堂恐怕是没她的位置,干脆在这里跟她姐唠唠打发时间。

“大喜啊——你要救救你姐姐,我可是你唯一的堂姐!”

听着吴清影声嘶力竭的哭喊,吴曰喜说道:“那我打电话给大伯帮你求求情……”

“不!千万别——”

吴清影急忙打断吴曰喜。

“那你要我怎么做?”吴曰喜问道。

“帮我去相亲。”

“原来你说得出大事是相亲!”吴曰喜“蹭”一下站了起来,手里的书掉在地上,声音拔高,“吴清影你疯了吧?”

“说什么呢?没大没小的,我是你姐。”

“切,”吴曰喜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你也只有这种时候才会想起我这个妹妹。”

“我明天下午有很重要的试镜没时间去相亲,所以只能你替我去。”

“我不去,”吴曰喜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看来这大伯是铁了心要让吴清影断了进娱乐圈的念头,连相亲结婚这种手段都用上了。

“算姐求你了,就帮姐这一次,行不?”

吴曰喜把手机换了一边,弯腰捡起地上的书,说道:“你要不想去就不去,大伯总不可能把你绑去吧。”

“我现在在怀安准备明天的试镜,你就冒充我随便应付一下,不然那男的跟我爸告状我就完了。”

吴曰喜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她果然不该接这个电话:“万一人家看过你照片呢?”

“这个你放心,我爸没发照片给对方什么都没说,说是给双方都留个惊喜。”

惊喜?呵呵,大伯想的还真是周到。

吴曰喜仍旧不想答应,谁知道下一秒对方就抛过来一个让她无法拒绝的条件。

“我这次试镜的剧组里有你最喜欢的周启勉,我帮你要他签名。”

“我……”吴曰喜心想这的确是一个令人心动的条件。

周启勉是她喜欢了近两年的艺人,模样周正唱歌还好听,是这段时间风头正盛的男演员。

电话里的吴清影见有戏,立马补充了一句:“另外我把那张Tiare蛋糕店的电子券也送给你。”

“真的?”

“那当然。”

吴曰喜听到电子券以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行,我替你去。”

Tiare,可是享誉全球的糕点品牌,店里主打的玫瑰提拉米苏更是热门糕点。

在华林市也不过才开了一家Tiare的蛋糕店,而且店里主打的玫瑰提拉米苏只有在每周末早上八点才有得卖,卖完就断货得等下周才有得卖。

吴曰喜曾连续一年每周末都去Tiare店外排队,可惜次次落空。

早上四点就有人在蛋糕店门口排队,去得早排到队也不一定能买到。

因为玫瑰提拉米苏只对会员开放,至于如何成为Tiare的会员,哪怕吴曰喜天天去蛋糕店买蛋糕都成为不了店里的会员。

而拥有Tiare蛋糕店电子券的人队不用排就能免费领走一块玫瑰提拉米苏。

吴曰喜心心念念这么久的蛋糕电子券就在眼前,她怎么能不心动了,不就相个亲吗?

只要能每周吃到Tiare的限定蛋糕让她相一百次都可以。

“行,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地址发你。”

挂掉电话,吴曰喜捏着手机在原地跺脚庆祝:“Yes!”

后天就是周末,她马上就可以吃到Tiare的蛋糕了。

吃完饭回到寝室,吴曰喜就看见何与拎着一条黑色三分裤站在镜子面前比划。

“干嘛呢?”

吴曰喜把打包回来的炸鸡往桌上一放,原本没有动静的上铺立刻响起“咚咚”的声音。

“是炸鸡!我最爱的炸鸡!”

苏细雨一闻到炸鸡的香味就从床上蹿了下来。

何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扭头问道:“你说我这三分裤配什么好看?”

吴曰喜走到饮水机前倒了杯水,回道:“白T恤。”

“无趣,”何与撇了撇嘴,她拿着裤子走到苏细雨面前,眼里充满期待,“你觉得配啥好看?”

苏细雨啃着鸡腿,刚张口就被桌上的手机铃声打断了。

“等一下,”何与拿起手机接通后,语气轻快,“你到了,那我现在去接你。”

何与把裤子往上一扔,拎起包就出了寝室,末了还不忘从桌上顺走一盒鸡米花。

吴曰喜看着何与着急忙慌的模样子就知道,是何与老家的男朋友来看她了。

两人每月见一次,不过通常都是何与去怀安,这次倒是破天荒了对方居然肯来华林。

苏细雨啃着鸡腿走到阳台看着跑出寝室楼的何与,摇头道:“啧啧,真不知道那吝啬鬼给这个何傻子灌了什么迷魂汤。”

吴曰喜望着何与的背影,没有吭声。

“诶,对了,”苏细雨忽然转过身说道,“明天晚上有新上映的电影,你陪我去看。”

吴曰喜想起明天晚上的相亲,摇头拒绝:“恐怕不行,我明天晚上有事,帮我堂姐相亲。”

“相亲?!”

苏细雨立马凑到吴曰喜身旁,一脸猥琐:“对方帅不帅?是我们学校的吗?明天晚上要给你留门吗?”

吴曰喜瞥了一眼苏细雨,说道:“你还真是异想天开,我是去帮我姐相亲,还有……收起你那猥琐的表情。”

苏细雨把吴曰喜从头到脚扫了一遍,明显不相信她的说词:“你就编吧,还帮你姐相亲,鬼才信咧!”

“要我把聊天记录给你看嘛,”吴曰喜晃了晃手机。

苏细雨拿着鸡腿爬上床,撂下一句:“不看。”

吴曰喜:“不看就看,能麻烦你别爬到我床上吃东西吗?”

苏细雨做了个鬼脸,抱着抱枕打开电脑追剧。

……

第二天晚上六点,吴曰喜提前一小时出门。

她先去了一趟书店然后再去约定好的地点。

吴曰喜拎着装着书的白色塑料袋,低头看了眼脚上的白色帆布鞋,刚才挤公交的时候还被人踩了一脚。

现在鞋上还有一道黑色脚印,看起来滑稽得很。

她站在“米蒂”餐厅对面的马路上,看着走进餐厅的人,哪一个不是西装革履、小礼裙配高跟鞋。

而她脚踩帆布鞋,下穿牛仔裤上披蓝白短袖,外加手提塑料袋,平凡又普通。

吴曰喜拿出手机上面显示的是六点四十五,还有十五分钟才到约定的时间。

吴清影发信息告诉她,说这个相亲对象是个富二代,还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富二代。

女朋友一个月一换,甚至还有过脚踩四只船的绯闻。

最主要的是对方已经是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

吴曰喜拿到这些消息的时候只想问大伯一句,您是有多讨厌自家闺女才会介绍这样的人才给堂姐。

吴曰喜走到“米蒂”门口,门口的服务员便迎了上来。

“你好,欢迎光临,请问您有预约吗?”

服务员面带微笑,语气温和,眼里却透着鄙夷。

现在的学生都这么没有眼力见吗?没几个钱居然敢来他们餐厅!

看着面临着装朴素的吴曰喜,服务员明显没把她放在眼里,但碍于工作不得不装装样子。

“兰时。”

吴曰喜回道,她看到了服务员眼里的不屑,却没放在心上。

这里本来就不是她会来的地方。

刚说完,吴曰喜就发现服务员态度变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笑容里带着恭敬。

如果说刚才那个是虚伪的接待礼仪而现在的笑容里则多了几分恭维。

“您好!贵客,这边请。”

吴曰喜抿了抿唇,这家餐厅跟堂姐口中的富二代还真是相符。

她提着塑料袋跟在服务员身后往包厢走去。

她打量着餐厅里的装饰,光滑干净的瓷砖,精美华贵的吊灯总之她与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服务员将包厢门打开,吴曰喜看着空无一人的包厢松了口气,还好对方还没来。

“谢谢,”吴曰喜走进包厢回头对贴心为她关上门的服务员说道。

吴曰喜拨通吴清影的电话,可电话却显示已关机,看来是在试镜。

“咳咳……”吴曰喜清了清嗓子,在心里打好稿子,准备等那个男的来了之后五分钟就结束这场相亲。

等了五分钟,包厢外终于有动静了。

吴曰喜急忙端正坐姿把书放回塑料袋。

“您好!先生。”

她听到了服务员的声音,那老渣男来了!

吴曰喜目不斜视,她不能在气势上输了,必须给这个渣男一个下马威。

包厢门被推开的一刹那,声音也响了起来。

“你好,吴小姐。”

男人话音一落,吴曰喜的心脏突然咯噔一下,这温润谦和的声音怎么听都不像个渣男。

男人声音醇厚低沉就像她刚才在外面听到的钢琴声,温暖低沉。

她抬眸看向对面的男子,一件再简单不过的浅蓝色衬衣,可配上这张精致清俊的五官又显得这衬衣与众不同。

修长的眉毛下,有着一双淡然沉静的眼眸,就像平静的海面,深邃悠宁。

吴曰喜被那张脸给震惊的呆愣了片刻,然后顺利卡壳,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男子温和一笑,眼尾上扬:“吴小姐看着很年轻。”

吴曰喜掐了一下大腿,冷静冷静,对方可是个渣男!绝不能被那张好看的皮囊迷惑了。

“那当然,怎么看都比你年轻个十来岁吧,”她讽刺道。

男子听到吴曰喜得回答后,抬眼看了过来。

吴曰喜不自觉地闪躲,总感觉对面的人气场过于强大。

但……无论气场如何强大,他依旧是个渣男。

吴曰喜看着男子的眼睛,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这位先生,见了这一面,我更加确定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我们就此别过,这顿晚饭也就不必一起吃了。”

谁知对方根本不接她的话,反而视线一转落在了她放在桌边的塑料袋上。

“华林书店,吴小姐是刚从书店过来吗?吴小姐平时喜欢看什么书?”

男子按下服务铃,深邃的眼眸望向对面的吴曰喜。

“关你什么事!”吴曰喜板着脸,语气凶狠。

“我姓傅,名宣嵘,今年二十八岁,目前单身未婚。”

傅宣嵘稍稍往后靠了靠,不紧不慢地介绍着自己,脸上未见一丝怒气。

“您好,打扰一下。”

服务员拿着点菜的平板电脑走了进来。

傅宣嵘接过电脑,直接放在了吴曰喜面前,谦和有礼:“吴小姐想吃什么尽管点,不用客气。”

“我……”吴曰喜盯着面前的菜单,心想这男演技够可以,她都这么不给他面子,他居然还能跟她吃得下饭?

“这里的巧克力慕斯很不错,吴小姐可以尝尝。”

吴曰喜用手抵着太阳穴,垂着脑袋视线落在菜单上,果然是个高手。

不一会儿,服务员推开门,端着一杯果汁走了进来。

“这是鲜橙百香蜜,吴小姐喝喝看,”傅宣嵘再次把果汁放在了吴曰喜手边。

吴曰喜咽了咽唾沫,她平常最爱喝的就是橙汁,而且现在她刚好有些渴了。

吴曰喜瞟了一眼杯子里的橙汁,犹豫不决。

傅宣嵘眯了眯眸子,右手不自觉地摩挲着左手手腕,“吴小姐,不必拘束。”

吴曰喜滑拉着电脑屏幕,她要是临阵脱逃,这厮跑去跟大伯告状怎么办?

算了,吃顿饭而已,一顿饭钱她还是付得起的。

“我点好了。”

吴曰喜随便在屏幕上点了几道菜,就把平白电脑递给傅宣嵘。

傅宣嵘接过平板电脑的时,目光从吴曰喜的左手手腕上掠过。

吴曰喜捧着橙汁猛吸了一口,果然酸甜可口。

“味道如何?”

傅宣嵘放下平板,衬衫领口微敞,眼神慵懒勾人。

吴曰喜被傅宣嵘盯得有些心虚,她舔了舔下唇:“还不错。”

吴清影不是说对方是个三十多的老男人吗?可这人看起来不像,况且他刚刚自己也说才二十八。

“还不知道吴小姐叫什么,”傅宣嵘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吴曰喜。

“谢谢,”吴曰喜双手接过纸巾,低声道。

完了完了,她感觉自己会扛不住傅宣嵘扔过来的糖衣炮弹。

“我叫吴清影,”吴曰喜低着头打开手,尝试着在百度上搜索傅宣嵘。

两秒后,有关傅宣嵘的页面跳了出来。

傅宣嵘,男二十八岁,毕业于京西理工大学,现担任长鼎集团CEO……

傅宣嵘是长鼎集团的大老板!Tiare这家蛋糕店就是长鼎集团旗下的。

“清影,好名字。”

傅宣嵘眼里带着几分笑意望向吴曰喜。

“呵呵,”吴曰喜收起手机干笑两声,恭维道:“您的名字也很好听。”

“你好,打扰一下。”

看来是服务员来上菜了。

包厢门一拉开,那硕大的鱼头差点闪瞎吴曰喜的眼睛。

“这你点的?”

吴曰喜指着有她脑袋那么大的鱼头,惊讶道。

傅宣嵘将平板拿给吴曰喜,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差点把她吓晕过去。

这鱼头汤居然是她点的,光是这汤就要2800。

吴曰喜看着盘里,哦不,盆里的鱼头只想自戳双目,她眼睛长哪去了居然点了这么大个鱼头!

继续阅读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