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网 www.qizi.la

小说苏月陆青城姜浩苏月影免费阅读苏月陆青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小说苏月陆青城姜浩苏月影免费阅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雩风拾壹的新作《为向姐姐复仇,我嫁给了残疾总裁》,这是一本现实生活类型的书,主角是苏月陆青城。主要讲述了:外界都说我的丈夫是个活阎王,还是个残废。 因为出了车祸,他变得更加暴躁阴鸷,嫁给他无疑是跳入火坑。 可我没得选。 在姐姐眼里,我是随她揉捏的受气包;在父母眼里,我是可以随时丢弃的包袱。 五岁时,我和姐姐同时感染了流感,都在发烧,爸妈着急地抱着她去医院,而我却只能靠着自己生生扛过去。 十岁时,姐姐强迫我喝下一杯味道古怪的水,从那以后,我再也说不了话了。 我写字告诉父母真相,他们却说我在诬陷姐姐,反手给我一巴掌。 而如今,代替姐姐嫁给她的残疾未婚夫,也是我无法反抗的。 好在,我有了系统,只要嫁给他,我就能恢复嗓子。 我的好姐姐,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向你报复了呢!……

《小说主角姜浩苏月影免费阅读》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被亲姐姐霸凌的第二十三年,她让我照顾她的残疾未婚夫。

她自己出国潇洒。

我不愿意。

但系统说只要我答应,就恢复我的嗓子。

于是,我花了两年的时间,编织了一张网。

现在,我的猎物回来了。

1

两年前,爸妈和苏月让我代替她照顾陆青城的时候,系统就找上了我。

我原本是想逃跑的。

外界都说陆青城是活阎王,整个A城没人敢惹。

他出车祸后,脾气愈发阴鸷暴躁。

我不想从一个火坑跳进另一个火坑。

但系统说只要我能照顾陆青城两年。

它不仅可以让我恢复嗓子,还能让我再提一个要求。

我同意了。

我想着,两年而已,二十三年我都这么过来了。

总不至于死在陆家。

我收拾衣物的时候,苏月靠着门,讥诮道:「你可要装得像一点,不然好不容易到手的好日子就没了。」

她说去陆家当牛做马是好日子。

我说不了话,只能停下收拾的手,给她打字,「那你去啊。」

苏月便不说话了,不愉地盯着我。

突兀喊道:「爸,妈,苏星说她不想去,她想偷偷跑掉。」

我爸妈不分青红皂白斥责我。

我妈拿着鸡毛掸子抽在我的身上,火辣辣地疼。

她以往都是扇我的脸,但那次我要去陆家,不能红肿着脸去。

我被保镖押着送去了陆家。

而苏月,则被爸妈哄着去了机场。

2

两年过去了。

陆青城双腿刚好。

医生还打包票说,要不了多久他的眼睛也能看到了。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苏月。

第二天,苏月就坐飞机回来了。

她将我叫出去,一张银行卡大剌剌地甩在我的脸上。

「让你过了两年好日子,现在我回来了,你可以滚蛋了。」

她睨视着我,没有半点姐妹间该有的亲密。

我们长着一模一样的脸,理应姊妹情深。

但其实我被她霸凌了二十三年。

我捡起落在地上的卡,垂眸看了许久,默默点头。

我原本是个哑巴,不会说话。

当初陆青城出事之后,爸妈和苏月就是看中我这一点,才让我去当这替身的。

苏氏和陆氏结为姻亲,本就是苏氏高攀。

即便是陆青城成了废人,苏氏也不能做出悔婚这种背信忘义的事。

但苏月从小就是苏氏明珠,她不愿意嫁给残废。

于是他们就想到了我。

若陆青城真的成了废人,我会彻底成为苏月嫁给陆青城,当一辈子保姆。

若陆青城恢复了,苏月就回来当她的陆家少夫人。

既能成全名声,又能继续拿到陆氏的合作。

两全其美。

就是谁都没有问我的意见。

她现在回来,如果只是丢我一张银行卡,没有其他想法,我大概不会这么快行动。

可银行卡转瞬就被陌生人抢走,我要报警,苏月拦住我。

「卡我已经给你了,你自己弄丢的,怪不了别人。

「报警会把我和爸妈抖出去,到时候陆氏知道了,整个苏氏都得玩儿完。」

这是苏月设的局,让我走投无路。

可惜,她不是断我的后路,是断自己的后路。

承诺给别人的东西,做一场戏又让她失去?

好啊,那就看看谁失去的东西更多。

我原本就一无所有,又何谈失去?

她摁着我,要剪乱我的头发。

可她的力气没我的大。

我给她灌了曾经弄哑我的药,又将她的头发剪得乱七八糟。

挺可笑的,她担心留下证据,特地把我约到没有监控的地方。

倒是方便了我动作。

她不知道,早在她回来的前一周,系统就恢复了我的嗓子。

而现在,她成了哑巴,我能说话了。

3

我跟苏月一前一后回家。

我在前,她在后。

家门口,我的行李散落在门外。

但被迎进门的是我,苏月被拦在外面。

所有人都以为一头乱发的人是我苏星。

我看着这个场面,内心说不出的快意。

苏月要进来,被保镖拦住了。

「二小姐,先生夫人让你识相点,自己滚出国避嫌。」

看到这里,我就想起那些不堪的过往。

其实,我妈生我和苏月的时候,是我先出来的。

但我不是姐姐。

爸妈说我在娘胎里就抢了苏月的营养,出生的时候又抢着出来,导致苏月身体极差。

他们为了补偿苏月,就让她当了姐姐。

爸妈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苏月身上。

至于我,最初是个透明人般的存在。

五岁时,我和苏月一起感染了流感,都在发烧。

爸妈慌忙地将她抱去车上送去医院。

我在后面哑声喊:「爸爸,妈妈,星星的额头也好烫啊……」

换来的,是苏月窝在我爸怀里,苍白得意的笑容。

那次流感,是我自己扛过去的。

后来我提起这件事的时候,爸妈不耐烦。

「你不是自己好了吗?从小就那么健康,一次流感能要你的命?

「你就不能懂事一点?你姐身子骨本来就不好,你还总是跟她计较。

「这么小就会争风吃醋,以后长大了还得了。」

苏月委屈地贴着妈妈,「爸爸,妈妈,都是我不好,星星肯定以为我是故意抢走你们的,对不起啊星星,都怪我没有一副好身体。

「你们不要因为我怪星星,我以后会坚强一点,不要一生病就惊天动地的。」

说着,她就泪眼汪汪地轻咳,吓得爸妈连忙安抚她。

「乖女儿,这又不是你的错,你天生就脆弱着呢,需要我们保护。

「可怜我的月月,都这样了还这么懂事。

「不像某个人,仗着年龄小瞎胡闹。」

我委屈的眼泪他们视而不见。

4

后来,苏月更是黑白颠倒、装可怜。

不知多少次在爸妈面前抹黑我。

以至于爸妈越来越厌恶我。

即便苏月的身体已经越来越好了,他们依然偏心到极点。

不管我和苏月有什么矛盾,他们永远无条件站在苏月那边。

小学开始,苏月在学校带头孤立霸凌我。

十岁时,苏月将一杯味道古怪的水强迫我喝下去,导致我再也说不出来话。

我永远记得当时我还躺在病床上,喉咙灼痛。

张嘴却怎么都说不出来一个完整的音节。

我写字告诉爸妈真相,他们却反手给我一巴掌。

「你真是越来越无所不用其极了,把我们当傻子是吧?

「月月都跟我们说了,是你自己在学校乱吃东西,把嗓子吃坏了。

「她还跑去医务室给你拿了药,你倒好,回来就说她坏话。

「你太坏了,星星,我们明明是一样养月月和你的。

「月月这么受欢迎,你再看看你变成了什么样子?

「你真让我们失望。」

从那之后,我就彻底放弃了争辩。

他们厌恶了我二十几年。

而我,早已不再奢求亲情。

5

我要让苏月也感受一下我的曾经。

我很清楚,若不是我跟系统达成了交易,现在被赶走的就是我。

门口,苏月瞪大了眼,满脸气愤。

她双手乱划拍打保镖。

「啊、啊」出声让他们滚。

她明明没说出来话,却嚣张得好似骂声回响于在场每个人的耳边。

我没学过手语,没钱,也没人关心我想表达什么。

苏月自然也不会。

所以现在也没人发现苏月的表现有什么问题。

他们只会觉得这个哑巴越发讨人嫌了。

客厅里,我妈拉着我的手说体己话。

我爸惬意地喝着茶。

我朝苏月投去一个眼神,那是她从前看向我的眼神。

讥讽、不屑。

苏月怔愣许久,颓然垂手,一件件捡起散落在地的衣服。

没几件,大多是苏月不要的旧衣服。

她不要了,就施舍一般丢给我的。

我走过去,手里拿着一把剪刀。

完美扮演着苏月的人设,「我倒是忘了,星星啊,你都这么大了,还穿我的旧衣服,不像话。」

我一件件剪碎衣服,无人阻止。

苏月茫然地看着我爸妈。

我妈嫌弃她:「都这么大个人了,也该自己挣钱买衣服了,你姐是为了你好。」

我爸说:「趁早独立,你姐都能一个人在国外待两年了,你怎么还只会哭哭啼啼?」

有脚步声响起,苏月和我同时抬头看去。

是陆青城,他的眼睛有了焦距。

正疑惑地看着这出闹剧。

「苏月,这是?」

6

是了,外界只知道苏家有一个掌上明珠苏月。

而苏星是个哑巴,是他们遮遮掩掩生怕给苏氏丢脸的存在。

我丢下剪刀,挽住陆青城的手臂。

「这是我妹,她从小就敏感多疑。

「我不是去陪了你两年吗?好不容易回来一次,眼见你好了,想在家住两天陪陪爸妈,她就觉得我要抢她的什么一样。」

我委屈地瘪着嘴,「还把我带回来的衣服都剪了,我怕她伤到自己,就抢回了剪刀。

「衣服倒是没多大关系,人最要紧,是吧,爸妈?」

爸妈笑呵呵地迎上来,「是是是,青城啊,难为你一恢复就过来这边,进来坐。」

陆青城一向冷淡,这会儿看苏月一眼都多余。

抬腿就要进去。

苏月慌忙扑上去抱住他的腿,不断摇头。

找到手机给他打字:「我才是苏月!」

陆青城凝眉,淡淡地看着我。

「怎么回事?」

他当然会不解。

我照顾他两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我家给出的理由是因为陆青城出了车祸,苏月太过着急焦虑,以至于出现了心理性失语症状。

医生说陆青城什么时候能好,苏月的失语症大概也会好。

把陆家二老感动坏了。

唯独陆青城无动于衷,甚至嗤笑出声。

「骗傻子而已。

「没人会喜欢一个废人。」

我用了两年时间让他信任我,爱上我。

而现在,他面前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一个会说话的苏月。

一个说自己是苏月的哑巴。

7

我巧笑嫣然,一点都不慌。

「青城,我妹妹从小就哑巴,心理有些扭曲。

「她总是想抢我的东西,现在看到你这么帅气,又想抢走你。」

她从前总是这么跟爸妈和别人说这些话。

我只不过是学她罢了。

「从小就哑巴?」陆青城冷淡掀唇。

在陆青城眼里,苏月的失语已经随着他的康复一起好了。

陆青城看向我爸妈,他们忙不迭点头。

「月月说得对,她这个妹妹啊,打小就有些心理问题。」

「总是见不得我们家过得好,嗐,让小陆你看笑话了。」

说完冲保镖摆了摆手,「还不快点把二小姐送走。」

送哪儿去?

保镖看着几人,嘴唇微动,终是没有问出口。

苏月被保镖强硬丢到别墅区外,我看好戏一般揽着陆青城的手说要去散步。

远远缀在苏月身后。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