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网 www.qizi.la

哪本小说李杨王工头叫李杨的(李杨王工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哪本小说李杨王工头叫李杨的》李杨王工头免费小说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夫君真行的新作《直播体验:我直接成了行业大佬》,主角是李杨王工头。主要讲述了:他参加职业体验节目,手握职业系统,只要赚够1万积分,就可以开启新职业。 第一个:体验挖掘机师傅 第一天,“老板,我好像挖到了稀土资源!” 第二天,更是直接挖到了价值3000万的天价陨石。 老板:这是请了一个活财神呀,快快快,拉拉队给我搞起来! 网友:让你直播体验,没让你成为行业大佬呀!…

《哪本小说主角叫李杨的》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东都,开发区。

荒山野岭,群山环绕。

大富集团公司建筑工地。

轰隆隆的机械运作声如山野间的一头头钢铁巨兽,吓得周围的野兔狐狸,四处奔走。

据说这块地皮老板八千万拿下,用来开发修建一处别墅庄园。

渣土车往来运输不停,工地上工人顶着大太阳辛苦的忙碌着。

他们辛苦不辛苦不知道,反正李杨看着都觉得辛苦。

万幸,他抽到的职业是开挖掘机,不算太累。如果是水泥工,他估计已经掉头回家了。

阴凉树下。

蹲着两人戴红色安全帽的,一个是李杨,一个是摄影师,有一嘴没一嘴的闲聊着。

说是闲聊,其实更多的是自言自语。

因为机械的轰隆声太大了,盖过了他们的谈话声。

大部分时间,李杨都听不清摄影师说什么,敷衍的彼此应酬着,不显得太无聊。

穷乡僻野的,也没地方买东西,李杨嗓子都冒烟了,想起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怎么来这里打工。

哦,怪自己手气差。

他正在参加一档《职业体验》的节目,一共一百人参加,节目开始后每个选手都会随机抽选一份专属职业。

每个人携带初始资金一百元,在自己岗位坚守七天,七天以后,将会重新抽取。

评委会根据每位选手赚取的金额,结合在岗位期间的表现,最后加上网友投票,综合打分,冠军会得到一亿奖金。

当然了,除了冠军外,排名前三十都有现金奖励,所以无需因为开局手气不利,拿到坏职业就摆烂,后续努力,也有翻盘的机会。

排名靠前,也能拿到一笔不菲的收入。

有些人抽到了出租车司机,有的则是外卖员,还有的是服务员,运气好的,抽到自己熟悉的职业,就能获得巨大的领先优势。

而李杨就倒霉了,抽到了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开挖掘机。

七天的时间,别说学会挖掘机了,能上手操作一下都不错了。

【真几把惨,刚从隔壁过来,人家的职业是总裁秘书,现在正在吹空调和总裁吃西餐呢。】

【别说了,主播快哭了都。】

【坦白说,主播的职业应该是所有选手里最烂的。】

【主播蹲了一上午了,腿麻不,反正我麻了,我蹲茅坑俩小时了,看主播入迷了,现在谁来拉一拉我,我起不来了。】

【都别小看主播,万一主播会挖掘机呢,主播如此淡定,肯定有办法。】

【他会个勾吧,他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会开挖掘机,资料显示,他大学专业学的是计算机。】

......

摄影师看到直播间的悲观情绪,似乎也被感染了,摄影师也暗道倒霉,怎么给他分到一个开挖掘机的选手。

哪怕是开出租,也比这个强啊。

摄影师的待遇和选手的待遇是息息相关的。

就连奖金都和选手的排名有关。

选手分到好的职业,摄影师天天跟着也能吃香喝辣的。

他要求低,不求吃香喝辣,只求准时吃上一日三餐。

可跟着李杨,从上午蹲到中午,一粒米一滴水没见着,倒是吃了一肚子灰,吐口唾沫都是褐色的。

真特酿的倒霉。

最可怕的是。

苦日子且在后面呢。

李杨一看就是倒霉穷酸命,别指望跟着他飞黄腾达了。

李杨没注意到摄影师偷偷怨恨的盯着自己,他心里的苦水不比摄影师少。

九点就到工地了,包工头早就给他安排好了一位张姓的挖掘机师傅,让他带自己。

李杨拿全部身家买了一包华子给请张师傅,结果他看了一眼,嫌弃的说,不抽这么次的烟。

李杨差点没气死。

为了等张师傅,一等就是一上午。

到了快一点,忙碌了一上午的挖掘机终于停了下来。

张师傅下了挖掘机,下来看到李杨,他好像才意识到什么。

看样子,早忘记李杨的存在了。

“张师傅。”李杨赶紧站起来客气的打招呼。

张师傅沉着脸叼着烟过来,不耐烦道:“你,是那个李杨是吧,工头让我带你,说实在的,我从来不带徒弟,浪费时间浪费精力,屁好处没有,要不是......”

张师傅刚说到一半,一个白衬衫带着头盔,走路二五八万的,很嚣张拽酷的胖子挑着眼走过来。

张师傅赶紧掏出烟去敬。

“王工头好,抽根烟。”

也许是天热,王工头也有些烦躁的推开他的手,看向李杨道:“学一上午了,学的怎么样了?能开不?开不了走人,我这里可不养闲人。”

“我虽然答应了你们节目组,但只是给你一个机会,行就干,不行滚蛋。”

李杨懵逼了,什么时候教我了,张师傅一上午都没搭理过我。

张师傅一看紧张了,急忙过来拍了拍李杨的肩膀,温声细语道:“小李,我教你一上午了,你应该也学了个七七八八了,挖掘机很简单,你上去上手试试。”

“张师傅,你什么时候教我了。”李杨颇感莫名其妙。

你特么一上午就没搭理过老子吧。

张师傅一听也急了,指着李杨道:“我让你看着我学,你不学,赖我不教你?你学不会那是你笨,干我屁事,别说我没教啊。”

摄影师一旁看了微微摇头。

知道张师傅在推卸责任,他哪教过李杨半句,作为摄影师,不能参与其中,只能看着。

直播间粉丝纷纷为李杨鸣不平。

【什么师傅,他也配叫师傅。】

【太真实了,领导让老人带我,老人也是这个不负责任的态度,呜呜,摸摸主播头。】

【不受这个鸟气,直接走。】

【主播太惨了,最惨选手,你当之无愧。】

“老张你到底教没教他。”

“工头我真教了,这小子不学,在这里混日子,我能怎么教,要不你找其他人吧。”张师傅叼着烟一副混不吝的表情冷冷道。

包工头顿感头疼,默默的从皮包摸出一百块递给李杨。

“给你个车费,自己想办法回去吧。”

李杨看着手里的一百块,又气又无奈又委屈的时候,忽然大脑深处叮咚一声。

“恭喜宿主,您求职愿望强烈,激活职业体验系统。”

“系统检测环境中......工地。”

“请选择职业体验:水泥工、瓦工、打灰工、水电工、挖掘机司机、渣土车司机......”

李杨大脑懵逼了刹那,没多想就直接选择了“挖掘机司机”

“叮咚,挖掘机技能已输入大脑,当前技能等级:专家级。”

“积分:0”

“叮咚,新手大礼包赠送您随机一条属性拉满。”

“叮咚,您的面板属性中,幸运属性被拉满。”

包工头忙的很,给了李杨一百块想打发了。

张师傅面含讥笑的斜了李杨一眼,本以为他会灰溜溜的离开。

谁料,李杨径直走向挖掘机。

摄影师一愣。

他想干什么。

不会是想开挖掘机吧。

你又不会开,这不闹笑话嘛。

大不了咱们再换个工地呗。

李杨毅然决然的身影,在腾起的灰尘中,显得如英雄般悲壮。

直播间小伙伴,已经不忍看到李杨出洋相的一幕了。

张师傅冷笑,故意不提醒李杨要打开安全锁才能上挖掘机。

让他没想到的是,李杨竟熟练的打开安全锁,坐进挖掘机内,熟络的操纵起来,一手前推操纵杆,控制小臂,一手落下大臂。

动作干脆,不拖泥带水,眨眼间就挖了一铲土,控制铲斗,三百六十度旋转,然后轻轻将土倒入一侧。

成功。

李杨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跳下挖掘机,背着手一副老师傅的表情,摇头道:“不行。”

“这牌子的挖掘机不行,我还是更喜欢国外的R9800履带式液压挖掘机,人家那个挖掘机有劲,总功率4080马力,装满油箱就需要2w升油,铲斗容量43.58。”

“被人称为一铲之下,万铲之上的顶级挖掘机。”

“相比之下,这种挖掘机,哼,小孩的玩具罢了,有什么会不会的,闭着眼都能来。”

李杨背手淡淡道。

满身的逼意缭绕。

惊呆了王工头张师傅以及摄影师,三人嘴张得大大的。

直播间人气+1+1+1.

......

[可以这个逼装的,我给你九点九分,留零点一分的进步空间。]

【黑子!说话。哦,黑子是我啊,那没事了。】

【没想到吧,人家会开,刚才只是搞节目效果罢了。】

【我早就看穿主播的诡计,他故意欲扬先抑,哼,狡诈恶徒。】

【谁的小丑鼻子掉了,哦,张师傅的啊。】

张师傅确实感觉自己是小丑。

原来李杨本来就会啊。

这不尴尬了嘛。

他承认,自己讨厌李杨,刚才就是想尽快摆脱李杨这个包袱。

没想到李杨会开挖掘机,那简单了。

摄影师看到李杨会开挖掘机长长松了口气。

起码是能混口饭吃了,不用大热天的跑东跑西了。

别说刚才他还真替李杨捏了把汗。

“这不练的挺好的嘛,行,我看你没啥毛病,那你就接着继续干,好好干啊,老张,把你负责的区域给他说一下。”包工头丢下一句话,就拍拍屁股走了。

张师傅连连点头,目送包工头走了之后,因为看到李杨不俗的技术,而且似乎人家开过更牛皮的挖掘机,不自觉态度客气了几分。

“老弟,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来抽烟。”

李杨没搭理他。

“你别生气,我承认,我不是很乐意带徒弟,麻烦事多,出了事还得追我问责任,我是真烦这个。我看你挺熟练的,我也不用教你什么,你下午就挖那片地就行。”

张师傅指了指。

李杨顺着目光看过去,一片荒草碎石的地,微微点了点头。

“好好干,我先去吃饭了。”

张师傅走了。

李杨上了挖掘机,手摸到操纵杆,就有种熟悉感,似乎他摸操纵杆,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是几万次。

很快李杨就开始了工作。

挖土没什么技术含量。

李杨一边挖,一边想着系统的事。

不得不说,系统是真牛皮。

他一个操纵杆都没摸过的菜鸟,立刻成为挖掘机的专家。

就是不知道积分到底怎么获得。

积分能兑换什么。

“叮咚。”

“积分可通过使用技能赚取金额来获得。”

“一块钱兑换一积分。”

“一万积分可开启新职业。”

“一万?”李杨沉默了。

一共七天的时间,他怎么赚这一万啊,而且挖掘机工资在工地算不错了,高的也有八百一千的。

可他只有七天的工作时间,七天后也不到一万。

何况,李杨技术是牛皮,不过挖个土,也不需要多高的技术,恐怕工地也不会给他太高的工资。

想靠挖掘机赚一万,怕是有点难。

就在李杨有些发愁的时候,忽然,他好像挖出了不一样的土,不同于黄色或者红色的土,而是透着银白,银白的发亮,看上去土质极为细腻。

直播间人气+1+1+1

【这他娘的不会是稀土吧。】

【看样子很像啊。】

【卧槽,这什么狗运啊,这都能挖到稀土?】

【稀土官方渠道二十万一吨,私人渠道十万一吨,发达了。】

因为老板是正儿八经买下的地皮,并非私人盗采稀土,有正规的合法手续,走的也是合法流程,因此这里挖到的稀土,全归老板所有。

李杨跳下挖掘机,让摄影师靠近拍摄了一下,伸手捏了捏,果然土质极为细腻,看样子还真是稀土啊。

这玩意儿可贵了。

这时王包工头回来想盯一会李杨,结果就看到李杨蹲在坑边偷懒。

这还得了。

他可不管你是不是做节目。

这节目也不关他什么事,他只维护老板的利益,偷懒就扣工资。

“干什么呢?”

“刚上班就偷懒?”

王工头气势汹汹的走过来,刚要呵斥李杨,结果余光瞥到铲斗里银白的稀土,当场表演了个川剧变脸。

“这,这是稀土啊,你挖的?”

李杨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

“好好好,这东西老贵了,我听人说过,这片区域,盛产稀土,没想到你挖到了,小伙子行啊。休息休息喝口水,不急,我请示一下老板。”

王工头顿时眉开眼笑的,看着李杨和看着亲爹一样,屁颠屁颠的跑开联系老板去了。

很快电话接通了。

“老板老板,挖到宝贝了。”

“宝贝?什么东西,快说。我正在和客户谈业务了,别烦我。”老板不耐烦的说道。

“是稀土啊。”

“不就是稀土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什么?稀土?这可是值钱东西,谁挖的。”

“刚来的一个小伙子,一铲子下去,就出来了。”

“好,是个福将,我现在就让所有的挖掘机所有的大卡车,连夜去挖,都给我拉回来,哈哈。”老板大笑着。

工地所有挖掘机,被拉到李杨这片区域,开始大肆挖掘。

一片片银亮的稀土就被挖了出来,送上大车,一辆辆大卡车,卷起灰尘,呼啸着离开了工地。

就这么一直干到晚上,挖了接近十吨的稀土,才终于挖干净了。

按照当前的市价,起码让老板赚了一百万不止。

工地食堂。

人头攒动,工人们推杯换盏,吃的热火朝天。

今晚老板发话了,食堂随便吃随便造。

吃能吃几个钱。

听着挺令人激动的,李杨下了班就直扑食堂,结果来了一看菜单,人傻了。

菜单上一共没几道菜,还都是素菜,什么鸡鸭鱼都没有,白高兴一场。

听工友说老板张富贵很抠。不过,有一个优点,工资发的很及时,好多工人跟着老板干了十来年了,很少拖欠工资的。

对于打工人来说,吃点苦受点罪没什么,就怕不发工资。

所以工地条件艰苦,也有很多人跟着杨老板干。

李杨看了看菜单,总体看下来没什么让李杨感兴趣的菜。

“摄影师小哥,你随便点,看上什么点什么,今天老板发福利。”

李杨知道摄影小哥跟着自己吃了不少土,心里过意不去,把菜单推到他面前。

摄影小哥只点了个番茄炒鸡蛋,随便吃是随便吃,也不能浪费不是。

倒不是摄影小哥客气,主要是人累到一定程度,就没胃口了。

今天可给摄影小哥累麻了,外面这么热的天,扛着摄像机,站了一天。

他两条腿都打颤了,这哪叫出汗,明明叫脱水。

中午就没怎么吃,忙活了一下午,等菜上来,李杨和摄影师早就等不及了,几筷子下去,李杨被咸的嗓子发苦。

“这特么也太咸了吧,盐不要钱是吧。”李杨不爽道。

“咸?没有,我觉得还有点淡。”摄影师小哥淡定的尝了一口李杨的菜,甚至还又撒了点盐。

李杨给干沉默了。

你特么口味是真重啊,这么咸你都吃不出来。

直播间人气+1+1+1.

【连这点苦都吃不了,就别干工地了。】

【就是,李杨你太娇生惯养了,你适应不了工地,早点滚蛋吧你。】

【稍微咸点都受不了?现在的年轻人这么脆弱?】

【我们那工地都是白菜和馒头,你们的伙食已经算不错了,偷着乐吧。】

【公主病主播,取关了。】

李杨一看弹幕,好多人说他娇生惯养,吃不了苦,他委屈死了。

真的很咸啊。

李杨在菜里捞了捞,果然,发现了一大坨还没溶解的白盐,用勺子挖起来,直接放在镜头前,让观众自己看。

【卧槽,这尼玛。】

【这么一大坨盐还没融化,可想而知有多咸了。】

【对不起误解主播了。】

【这么说来,摄影师小哥,口味也太重了。】

凑合着吃了吧五分饱,李杨实在吃不下去了,不过李杨好像明白了为什么老板敢让食堂随便造了。

这么咸,谁也吃不了多少。

果然老板都是一个德行。

九点了该睡觉了。

回到宿舍,李杨和摄影小哥人傻了,这哪是宿舍,分明是仙宫嘛,烟雾缭绕的,伸手不见五指。

李杨还是摸索着找到自己的床榻,好一会才适应了这个可见度。

工人抽烟抽的太厉害了,一根接一根,万幸李杨的床铺靠近窗户,偶尔能吸到一口新鲜空气。

摄影小哥就惨了,床紧靠着门,那里堆放了很多垃圾,好多放了不知道多久的桶面,上面都有苍蝇嗡嗡的盘旋。

刚才李杨路过那个床位的时候,闻到了脚臭汗酸味以及狐臭味种种混合,本以为摄影小哥马上就要痛苦脸了,谁知道,他竟然面无变色,甚至还淡定的抽烟刷手机。

李杨直接给摄影小哥竖起大拇指,他简直就是干工地的命啊,不当工人,去当摄影师,多屈才。

“怎么做到的?”李杨微信问道。

摄影小哥默默回了一句:“我鼻炎。”

李杨:“......牛皮。”

除了味道让人上头之外,还有就是闷热,如蚂蚁爬,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快凌晨三点,李杨才终于睡着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宿舍内的铁床就开始咯吱咯吱的响,陆陆续续的有人起床。

工地食堂。

镜头前,李杨顶着一个明显可见的黑眼圈,吃口饭,打了三个哈欠,让直播观众看乐了。

人气+1+1+1

坦白说观众就是来看主播痛苦的。

越痛苦看的人越多。

【哈哈哈,舒服了。】

【主播看上去昨晚睡的不好。】

【这才是打工人的日常,太特么真实了。】

【主播是我见过最惨的选手。】

【和主播说一句,你隔壁51号,酒店试睡员,人家昨晚睡的是希尔顿大酒店。】

【别说了,主播快哭了。】

摄影师则是格外的容光焕发。

“平时习惯了熬夜,现在早睡早起,还挺好,我感觉我皮肤都比之前有光泽了。”摄影师拿着镜子欣赏自己的帅气。

李杨:“......”

李杨想了想,这日子太苦了,倒不是工地都这么苦,主要是这个老板太抠了,不舍得给员工改善条件。

这鬼地方不能待了,再赚一天工资,就走人。

吃不好睡不好,再这样下去,李杨怕他猝死在挖掘机上。

反正他现在有技术,哪个工地还找不到工作。

吃了饭,洗了把脸,又开始了尘土飞扬的一天。

因为李杨的遭遇过于惨,过于真实吸引了不少人来观看。

直播间在线人数已经有三万多在线观看他开挖掘机。

【这玩意儿有什么好看的。】

【挖掘机,蓝人的浪漫,女人不懂。】

【众所周知,工地挖掘机周围,总少不了一群围观的大老爷们。】

【别说主播的挖掘机还挺溜的。】

这时,直播间观众发现,李杨好像又挖到了什么东西,他跳下挖掘机,趴下去看了看,摄影师小哥急忙跟进镜头,只见在泥坑里,发现了一大块金子。

这块金子太大了,摄影师小哥看了浑身燥热起来。

直播间人气+1+1+1.

【这不是剧本我随你怎么说。】

【昨天挖稀土,今天挖金子?】

【真的假的?这么一大块金子少说有一百斤了吧。】

【如果是剧本,我只能说成本巨大。】

【主播你这哪是开挖掘机,你这开的是阿拉丁神灯。】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